小夫郎他旺夫呀 - 第 2 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2章

    宋声透过窗子,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已经是傍晚了。

    床边坐着个新娘子,盖头还没掀。

    宋声想了想,总要确认一下是不是他想的那样。

    他坐起身来,身体微微前倾,伸手捏住红盖头的一个角,细长的手指微微用力,薄薄的一层盖头就这么被掀了下来。

    陆清已经在这里坐了大半天了,手脚都快坐麻了,可他一动不敢动。

    下午的时候夫君被送进来一直躺在床上昏睡着,也不知何时才能醒来掀他的盖头。

    如今盖头被猛然掀开,他却有些不知所措。今晚之前他并没有见过宋声的模样,如今见着宋声,看到他长相面冠如玉,眉眼俊俏,不禁有些害羞,相公可真好看。

    此时他悄悄低头红了脸,低声唤道:“相公。”

    见宋声没吭声,陆清以为他还没醒酒,便起身倒了一碗醒酒茶来,坐在床边低声道:“相公,是不是头还晕着,不若喝一碗醒酒茶解解酒吧。”

    宋声看着如今的场景,确认道:“你……叫什么名字?”

    陆清有些羞涩,小声道:“相公,我、我叫陆清。”成亲前媒人应该说过呀,相公是不记得了吗?

    “哪个清?”

    “清、清水的清。”

    宋声确认了自己不是身处在梦中,而是真的穿书了。

    还是穿到了一本小夫郎题材的书里,他之所以会对这本书感兴趣,是因为书里面有一个惹人恨的配角跟他同名同姓,不过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他性取向男,单纯对小夫郎这个题材感兴趣。

    这本书他没看完就弃了,因为跟他同名同姓的这个宋声实在是太招人恨了。

    就像前面说的,十八岁的原主宋声已经到了娶妻的年纪,但因为读书把家里读穷了,也拿不出像样的聘礼来,只能在媒人的撮合下,娶了一个小夫郎,也就是陆清。

    但娶了他之后他并没有好好待他,也没有好好读书,而是薄待他,冷落他,还经常打骂他。

    哥儿不比女子,生育力比不上女子,却有着女子的柔弱,干活又比不上男子,所以社会地位不高。

    但凡有点积蓄娶得起媳妇儿的都会找女人,而不会娶个哥儿。不过这种事情在乡下挺常见的,毕竟乡下穷,很多穷苦人家娶不起媳妇儿,就会选择少花一点钱娶个哥儿回去。

    更别提身为书生的原主宋声了,平日里他就自视甚高,更是瞧不上哥儿。如今被迫娶了陆清,一时烦闷,这才在酒席上多饮了些酒。却不知怎的,这身体里换了芯子,变成了如今的宋声。

    原书中成婚后的宋声在家里专心读书备考,然而一直考到三十多岁都没考上秀才,家里人早已经对他灰了心,加上他每天只知道读书,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张杏花又偏爱他,什么活都不让他做,大伯和二伯一家最终忍无可忍,就与他们分了家。

    后来宋声脾气越发暴躁,又染上了

    酗酒的毛病,把陆清的嫁妆都挥霍完了不说,平日里除了冷暴力,还开始家暴,动不动就殴打他,最后陆清年纪轻轻就病死在了床榻。

    宋声看到这里,觉得书中的陆清很是可怜,又觉得书中的宋声很可气,干脆弃了,后面就再也没有看了。

    不过既然他来了,就要替原主尽可能的弥补一切,避免书里面的悲剧再次发生。

    稳住心神之后,宋声接过陆清手里的碗,仰头喝光了这一碗醒酒汤,用袖子擦了擦嘴,“多谢。”

    陆清小脸又红了,“相公不用客气。”

    宋声抬头仔细端详着他刚新婚的小夫郎,陆清长得很好看,他皮肤白皙,长相清秀,一双眼睛大大的,瞳仁漆黑,眉毛细长,眉梢一点哥儿痣。身高大概有一米七,就是太瘦了,小脸只有巴掌大小,喜服穿在他身上松松垮垮的。

    陆清被他盯的脸红到了耳朵根,心里想起出嫁前阿爹的交代,“清清,若是你夫君新婚之夜不够主动,可能是因为害羞。你一定要主动点知道吗?早点怀上孩子,你才能在宋家站稳脚跟。”

    陆清羞涩的点了点头,说知道了。

    如今看相公这副不着急的模样,他是不是要主动一些?

    见宋声迟迟不动,陆清鼓着勇气上前道:“相公,我来帮你宽衣吧。”

    宋声没穿过来之前是一个富家子弟,虽然从小锦衣玉食,但衣服都是自己穿的,不习惯别人服侍自己。

    他站起身,“没事,我自己来吧。”

    然而陆清并不知道宋声的真实想法,听到相公拒绝了他的服侍,陆清有些失落。

    不过不打紧,只要今天晚上洞房花烛他好好表现,早点怀上孩子,以后的日子都会好的。

    只是宋声高估了自己的动手能力,这古代的喜服也太难解了。最后还是陆清帮他宽衣解带脱下了衣服。

    两个人脱了喜服上了床,如今正值十月,天气已经有些寒凉,被子还是要盖的厚一些。

    宋声摸了摸身上的被子,虽然布料有些粗糙,但里面的芯子却是软的,不过里面的填充物却不是棉花,好像是一层皮子。

    宋声的奶奶张杏花尤其偏心这个早早就没了娘的孙儿,硬是从自己的棺材本里拿了一些银钱出来给宋声买了一张皮子做了套新的被子。

    想到这宋声在心里叹了口气,原主真的是辜负了全家对他的好。

    大概是喝多了酒的缘故,宋声此时有些犯困,然后规规矩矩的躺在床上闭上眼准备睡觉。想到旁边还躺了一个人,他轻声道:“不早了,快睡觉吧。”

    陆清嗯了一声,却没有老实睡觉,而是伸出一只白皙的手,慢慢向宋声靠近。

    黑暗中他的小脸通红,这种事他也是第一次做,羞的不成样子,可是想到阿爹的交代,还是勇敢的迎了上去。

    宋声本来因为喝了点酒身体就有些亢奋,身上的火好不容易压下去,被底下就有一只小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摸的他身下一阵火蹭的又起来了。

    前世的他虽然是富家子弟,但父母离婚的早,他并没有荒废学业,相反,在学校他还是一个学霸。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加上性取向的问题,一直到了三十岁都没有对象。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欲|望。

    他抓住了那只手,制止了对方的动作。

    “你在干什么?”

    大概是他的声音有些急躁,陆清以为他不喜欢,惹怒了他,便不敢再动,把手缩了回去,闷声道:“今夜、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相公、相公不打算碰我吗?相公……是不是讨厌我?”

    陆清话语间带着一丝委屈,声音断断续续,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宋声愣了愣,这才意识到陆清的心情,大概以为他被自己冷落了,心里不好受。

    可宋声觉得自己不能趁人之危,虽然自己现在穿成了书里十八岁的宋声,可他现实中已经三十岁了,如今的陆清也才十六岁,算起来他比他大了十四岁,这不是老牛吃嫩草吗?

    况且陆清如今才十六,按照前世世界的年龄算,他还未成年。让他对一个未成年做这种事,他下不了手。

    想到这,宋声伸出一只手摸了摸陆清的小脸,小脸上湿漉漉的,果然是哭了。

    他温柔的替他擦掉眼泪,轻声道:“陆清,我没有讨厌你,相反,今夜见到你,我挺喜欢你的。”

    乖乖巧巧的,很可爱。

    顿了顿他又说道:“咱们两个之前从没有见过面,也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这种事一定要相爱的人才能做。不过咱们两个既然已经成婚,今夜之事便不着急这一时半会,不如先这样搭伙过日子,慢慢培养感情,你觉得如何?”

    等宋声说完,发现陆清哭的更厉害了。

    他抽抽噎噎道:“相公、相公是嫌弃我是个哥儿吗?”

    宋声赶紧摇头否认:“不是,我没有嫌弃你,只是觉得我们两个暂时没有感情基础,想着先培养培养感情,你千万不要误会,我真的没有嫌弃你,不哭了好不好?”

    “……好。”

    听见宋声温柔的哄他,陆清心里头稍微安心了些,相公没有嫌弃他就好。

    只是他虽然嘴上说着好,心里多少还是会有些胡思乱想。出嫁前阿爹专门把他叫到房里把他教导了一下,还说男人头一次成婚会不知节制要的厉害,让他多忍着些,等怀上孩子就好了。

    可相公怎么跟阿爹说的不一样呢?

    不过其实仔细想想,相公说的也对,嫁过来之前他也只是听媒婆说过宋声如何如何,阿爹也找人打听过,说他是个书生,又最得家中疼爱,他嫁过去只要勤勤恳恳本本分分的,以后日子肯定不会差的。

    他本人是没有见过宋声的,也不曾与他相处过,一朝成亲就要与一个陌生人耳鬓厮磨同床共枕,确实很不习惯。

    可是乡底下不都是这样吗,多的是盲婚哑嫁。

    相公会不会是在骗他?

    可是相公看起来很好,一双眼睛像是会说话似的,长得也好看,对他说话也好温柔。

    他决定相信他一次。

    在这个世道,宋声如果把陆清休了,陆清会被整个村的人看不起,所以宋声不敢说如果以后你有喜欢的人放你走成全你之类的话。

    而且陆清长的很符合他的眼缘,他决定先慢慢培养感情,尽他所能的对他好。

    陆清年纪还太小,身体还在发育生长,并不适合怀孕生孩子。等过个两年,身体发育成熟了,再行那档子事对身体更好些。

    想到书里面陆清的结局,宋声就忍不住心疼。不自觉的抚了抚他的背,又像是安慰似的摸了摸他的头,最后将手搭在他的细腰上,沉声道:“睡觉吧,什么都不要怕,有我在呢。”

    陆清初到陌生的环境,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从坐上花轿开始他心里一直都忐忑不安。

    毕竟自己是个哥儿,对方却是个读书人,怎么看都不般配。就算以后宋声考不上秀才,但他会读书识字,去找个账房先生的活计还是可以的。可他呢,除了会洗衣做饭,别的什么也不会。

    要不是对方家里穷,爹爹给的嫁妆多,这门亲事也轮不到他。

    不过今天见到宋声之后陆清心里踏实了许多,相公看起来好温柔,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

    少年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就算心里有些不安,但心思简单,很好哄,没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