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夫郎他旺夫呀 - 第 8 章(捉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8章

    宋声过来之后站在后面听了一会儿,听完刘桂花的说辞后,他这才拨开人群,走到了陆寻旁边。

    他道:“刘婶子,前两天我好像看见你跟高家村的王麻子拉拉扯扯,难道说你勾引了王麻子?想让人家妻离子散?”

    “你胡说!你凭什么说是我勾引了王麻子?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刘桂花一脸被人冤枉了的表情,愤愤道。

    “那你说我岳爹勾引你丈夫,有何证据证明?若是没有证据,那就是诽谤外加侮辱。景朝律例第三百六十一条,无故公然侮辱他人或捏造事实诽谤中伤他人的,轻者二十大板,重者拘役三天。”

    大景律例中自然是没有这一条的,但村里的人都是庄稼人,大字都不识几个,哪里知晓什么律例,这是宋声瞎编来故意吓唬她的。

    宋声是读书人,今日又是书生打扮,他说律例是什么大家都深信不疑。

    刘桂花也信了,她被吓懵了,怎么就二十大板还拘役三天了?

    “有证据!我当然有证据!我这不是诽谤!”她急切的说道,生怕被拉去蹲大牢。

    说完后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十分得意的表情,像是抓到了陆寻什么大把柄一样。

    周围的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纷纷道:“什么证据?你拿出来给大家看看。”

    “是啊,也好让大家帮你掌掌眼,看看你是不是冤枉了人家。”

    看刘桂花扭扭捏捏的一点都不爽利,旁边又有人道:“桂花嫂子,你这再不拿出来,我饭都要吃完了,到时候可别说乡亲们不给你做主啊!”

    “就是就是!”

    陆寻倒是不怕,他一脸正色道:“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你有什么证据只管拿出来,我自认一身清白,容不得他人污蔑!”

    刘桂花看他一副问心无愧的样子,心里更来气了。可想到自己有证据,顿时底气又足了起来。

    她横着眼道:“哼,拿就拿,等会证据实锤了看你们有何话可说!”

    刘桂花似是早有准备,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布袋,从里面拿出一件薄薄的夏天穿的里衣。翻出里衣的一角,上面秀了个花样。

    陆寻看到这个花样,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平日里靠给人在衣柜上雕刻花样赚点钱谋生,这个花样是他每次给人画完之后在旁边落底画的小样,类似于一个作品所属的标志。经常给村子里的人打花样,知道这花样的人不少。

    他习惯在衣服的角上也绣一朵这花样,不光里衣,他平日里穿的衣服上也有。

    里衣是贴身之物,刘桂花一拿出这个,围观的人信了大半。

    陆寻也很惊讶,他平时爱在衣服上绣些小花样,这些年已经成了习惯,看这花样的确像他的,却不知为何出现在这里。

    之前在河边洗衣服时被冲走了一件旧衣,难道说被刘桂花捡到了?

    只是这衣物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可他又看不出来哪里有问题。

    陆

    寻心里发慌,看这情形,他现在恐怕是就算有十张嘴都说不清了。

    尤其是旁边还站着他刚回门的郎婿,若是解释不清,叫郎婿误会了,他这个做阿爹的就是给清哥儿丢大脸了,如今只能抵死不认。

    宋声自然是相信岳爹的,他接过这件里衣,仔细的看了看,发现一个十分细小的问题。

    因为是里衣,贴身穿的,即便乡下都用的粗布麻布,但大多都是用一块完整布缝制的,如果有缝补,针脚硌着总会不舒服,所以只有前襟会用针线缝补,像他身上穿的就是如此。

    不过他手上这件却略有不同,带有花样的这一块跟上面明显有一处针线的痕迹,虽然针脚细密,用的又是同颜色的线,但若是仔细看还是能瞧得出的,而且上面布料的白也有着淡淡的差别。

    宋声心里有了数,眼前这个女人定然是故意污蔑人的。

    可是突然污蔑岳爹有什么好处,就为了让岳爹颜面扫地?难不成跟岳爹有什么恩怨借机报复?

    陆寻刚准备否认,就听到宋声说道:“刘婶子,你拿一块拼接的里衣就说这是我岳爹的衣物,可知道栽赃诬陷是何罪名?按我大景朝律例第三百八十四条,栽赃诬陷旁人致使他人名声受损或情节更为严重的,轻则罚役一年,重责入狱一年。你可要想清楚了再说。()”

    “?()?[()]『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陆寻气狠了,平时他脾气好,少与人起争执,已经许多年没跟人吵过架了。

    今日实在是没忍住,他眉眼间的皱纹微显,脸色愠怒:“你休要胡言!我承认这上面花样是我的,可我家郎婿也说了,这件衣服是拼接的,根本不是我的!倒是你刘桂花,拿着拼接过的衣服当证据,就是存心要给我泼脏水!”

    刘桂花一听他不认,急得跳脚,又开始撒泼:“老天爷呀,快睁眼看看吧,都铁证如山了,这种个不要脸的贱人居然还不承认!呜呜呜乡亲们都看看吧,他们老陆家欺负人啊!我我、不活了呜呜呜……!”

    宋声笃定她不会自寻短见,这种人向来是最惜命的。

    “哦,是吗?既然你这么想死的话,就去吧,没人拦着你。”

    刘桂花看旁边真的没人拦她,狠狠的瞪了一眼宋声,抽抽噎噎的不再提不想活的话。

    宋声又道:“这拼接的布料跟绣花样的布料有所差别,不是出自同一家。拼接的布料用的是上西村王家布店产的布料,而绣花样的布料颜色更白一些,是来自城里七彩布行的布料。刘桂花,你敢拿出你家的布对比一下吗?”

    这话说的刘桂花心一颤,更加心虚了,她厉声道:“你别跟我扯一些有的没的,什么布料不一样,你说不一样就不一样啊。”

    “我岳爹家里用的布料都是在七彩布行买的,而你家的不是吧?”宋声刚才问过陆寻,他跟王家布店的人有些过节,所以买布从来不去王家布店。

    这是村子里的人几乎

    ()    都知道的事儿。实际上王家店就是把陆寻撵出来的前夫一家开的,陆清的小舅舅还带人打上门过,所以两家是结了梁子的,陆寻不可能用王家产的布。

    而周围几个村子几乎都是到上西村的集市上赶集,集市上只有王家布店一家卖布的。

    这时候围观的人看刘桂花的眼神都不太一样了,这很明显就是污蔑呀。

    这个时候陆家的人也都赶到了,陆清的两个舅舅都来了。

    尤其是小舅舅陆鸣,看到刘桂花就气不打一处来。刚才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概,这会儿指着刘桂花就骂:“你说谁不守夫道呢?自己管不好你男人,还反过来赖别人。旁人不知道,我可清楚的很,上次刘老汉趴在我们院墙外面偷看我们寻哥儿,还嫌被我打的还不够惨吗?自己管不住男人,还反过来污蔑我们!谁给你的胆子觉得我们家人好欺负了!”

    陆家撑腰的人一来,刘桂花气势瞬间就下去了不少,她不知道被陆鸣那句话刺激到了,红着眼睛恶狠狠道:“分明就是陆寻这个寡夫不检点勾引我男人,不然我男人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去你家门口转悠!”

    “你还有脸说!我告诉你,我陆鸣还没打过女人,你信不信我让你做第一个!”

    陆鸣是气狠了,抬脚就要上去踹。

    陆大赶紧拉住了他。若是他在这里打了刘桂花,没准刘桂花就这样倒地不起讹他们了。

    宋声看着刘桂花道:“你若是再不说实话,我们就拿着这件拼接的衣物去衙门前找官老爷评评理。”

    一听要到官府去评理,刘桂花瞬间没了嚣张的气焰。这年头老百姓最怕的就是见官,更何况这件事她还做贼心虚。

    有官老爷的名头压在上面,刘桂花害怕,又开始躺地上撒泼打滚,想等着自家人过来帮她。

    谁知道都好大一会儿过去了,家里儿子媳妇嫌丢人都不出来帮忙,刘大又不知去哪里鬼混了,愣是没一个人替她出头。

    眼见着陆家人要拉她去见官,她被吓怕了,才不得已说了实话道:“那带花样的布料是我在河边捡的,衣物是我缝的。”

    这话一出来围观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分明是刘老汉看上了人家,当媳妇儿的管不住人,还非要赖在人家头上。

    嫉妒使人蒙蔽双眼,刘桂花无意间在河边捡到了陆寻的衣物,只是衣物已经破损的不成样子,她便想出了这个拼接缝补的法子报复陆寻。

    本来这衣物都蒙混过关了,没想到却被宋声给拆穿了。

    事情真相大白,看热闹的人谴责的对象瞬间就变成了刘桂花,刘桂花没讨到什么好,还惹得一身腥,此后在村子里的名声更差了。

    倒是宋声,因为戳穿了刘桂花的把戏,上西村的人都夸陆家得了个好郎婿。

    眼看着也到了晌午饭的时候,事情已经弄清楚了,也就没有什么热闹可看了,围观的村民们也都散了个七七八八。

    刘桂花看人都走了不少了,悄悄站起身想趁着别人不注意溜回去,被宋声叫住了。

    “我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想干什么!”刘桂花恶狠狠的看着宋声道。

    “假若我今天没有识破你的把戏,现在名声扫地的就是我岳爹。你不能因为没有栽赃陷害成功就把这一切算到我们头上。虽然你今天没有对我岳爹的身体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你对他的精神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若是我岳爹回去之后想起今天的事情心里太过于伤心导致一病不起,那就是你的过错。”

    说着说着他停顿了一下,而后拂了拂衣袍上的尘土,漫不经心道:“算了,多说无用,咱们还是去见官吧,县令大人英明无私,一定会秉公处理的。”!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