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夫郎他旺夫呀 - 第 10 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0章

    陆鸣看陆清脸皮薄,不再打趣他,倒是没再给宋声劝酒了。

    宋声知道自己酒量差,没敢多喝,这会脸色看起来有些泛红,好在没喝多。

    倒是陆鸣喝的有些多,今天虽然发生了污糟的事儿,但好在结果是好的,郎婿一看就是个有本事的,他心里高兴就多喝了两碗酒,这会儿人站起来摇摇晃晃,走路都走不稳。

    陆大把人扶去房间休息,陆清过来扶宋声。

    看相公只是脸有些红红的,其他都还好,陆清松了口气,然后转身去灶房端了碗醒酒茶过来。

    他刚才把锅刷完就煮了一锅醒酒茶,小舅舅那碗已经给他端过去了,这碗是给宋声的。

    宋声其实没喝太多,不过陆清端来的醒酒茶那还是老老实实喝了。

    乡下人不种茶叶,煮的醒酒茶又苦又涩,喝完的确清醒许多。

    宋声刚把碗放下,就看到桌子上多了一碟果脯。糖不便宜,家里的饴糖还得顾着小侄子,陆清就把果脯拿来了一些。

    这些果脯都是采的后山上的果子晒干之后做的。上面有一层白白的糖霜,比吃果子还要甜。

    “这是……给我的?”

    陆清点点头,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他,“家里的茶叶都不太好了,煮出来的醒酒茶不好喝,相公吃些果脯垫垫苦味。”

    若是陆鸣在这里又要说陆清偏心了,怎的这甜甜的果脯他就没有。

    宋声嘴上不说,心里却觉得热腾腾的。到嘴边的“不用了”转眼变成了“好。”

    两个人又在陆家坐了会儿,日落西山的时候准备回去了。

    临走之前陆寻又把陆清叫过去说了会儿话。

    今日的事宋声帮了他这个岳爹,他是打心眼里感激的。可一码归一码,感激是感激,但涉及到他的清儿哥,他又有些担心。

    宋声这般长相,人又聪慧机敏,只怕以后定能成就一番事业。即便是真的考不上秀才,以后的日子想必也不会过差了。

    而他的清哥儿受他拖累,在村里的名声也不太好,哥儿痣又浅,万一他厌弃了清哥儿,叫清哥儿以后的日子可怎么活?

    陆寻就这么一个孩子,虽说已经出嫁了但还是忍不住替他担忧。

    他把陆清叫到跟前问道:“你跟宋声也成婚三天了,你老实跟阿爹说,他对你怎么样?”

    “阿爹不用担心我,相公对我很好。前天我在村里碰见几个哥儿说我坏话,他还帮我出头了,回去之后也没有冷待我,反而还安慰我了呢!”

    “他一个读书人,当真不嫌弃你是个哥儿?”

    陆清摇摇头,虽然才相处三天,但宋声给他的感觉很踏实。

    陆寻稍微放心了些,转头又叮嘱道:“在宋家你一定要学勤快点,莫要被旁人挑了错处。宋声是个读书人,我听说他明年又要下场考试了,你就安安心心的伺候他读书就是,旁的事莫要让他操心。”

    “嗯,阿爹说的我都记下了。

    ”

    “还有你成亲前我跟你说的要孩子的事,一定要上点心,你这哥儿痣本来就浅,孩子不是那么容易得的,得多努努力,知道吗?还得是有孩子才算是站稳脚跟,旁的说再好听也没用。”

    听完陆寻的话,陆清有些脸红,不太好意思。他跟相公还未曾圆房,这种事让他一个人努力,怎么努力的来?

    可他又不敢跟阿爹说他跟相公还没圆房的事,阿爹知道了又要操心了。

    陆清只能含糊着乖乖点头,说知道了。

    从上西村回去时轻松很多,背上的竹筐终于没那么沉了。

    两人一路从上西村走回去,到家的时候已经天黑了。

    宋家早就做好了饭等他俩回来。

    成亲那日剩下的饭菜和肉这两天全都吃完了,晚饭是用高粱面糠蒸的饼子,还有腌制的咸菜。这年头的盐也不便宜,腌菜要放不少盐,但腌一罐能吃好久,还是划算的。

    只是这饼子吃着又糙又硬,还有些喇嗓子眼儿,宋声就着野菜汤才勉强吃下去。

    一家子坐在一块麻利的吃了个晚饭,只是晚饭后大家都没有回屋去睡觉,而是被张杏花叫到了堂屋里。

    借着月光,张杏花道:“咱们家有多少家底你们也都有数,这回声儿成亲又花了不少,过两天学堂开学也该交束脩了,家里剩下的这点钱就留着给声儿读书用,你们有意见没有?”

    宋老大和宋老二一向孝顺,林氏和赵氏也都没说什么。虽然侄儿考了好几年还没考上秀才,可他考中童生的时候比人家早了四五年,即便是现在考了七八年也没考上秀才,可他的年纪却并不大。

    一家人能供出一个秀才公来是多么不容易,况且他们也知道科举不是那么好考的。如果考上了,他们就是秀才公的亲眷,到时候家里的田地都可以挂在侄子名下,就不用交人丁税了!所以即便这几年举全家之力供宋声读书,宋老大和宋老二一家也没什么抱怨的。

    至于宋老三,他更是没什么意见了。本来宋声自己亲儿子,读书上还有点天赋,全家愿意哄他读书,他没什么不乐意的,他也想做个秀才公的爹。

    自从发妻亡故后他一直没有续弦,这些年他一直努力赚钱,供儿子读书。农闲的时候就去码头上搬货挣点儿零钱补贴家用。自己辛苦就辛苦一点,儿子读书最重要。

    宋平和宋峰两个孙辈也没什么可说的,当爹的都没吭声,他们自然也没什么说的。

    宋成和宋夏也都在一旁默默的听着。

    倒是大嫂孙氏欲言又止,她儿子今年刚满五岁,已经可以开始认字开蒙了。她也想让自己儿子读书认字,以后考科举。

    她道:“婆母,大毛过完年就六岁了,寻常人家的孩子这个时候也可以启蒙读书了。”

    大毛是重孙辈中唯一一个男丁,张杏花平时也是很疼爱的。一个是重孙儿,一个是孙儿,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她也难做。

    不过张杏花很快就有了计较,她道:“大毛年纪还小,不过确实也到了该认字的年纪。我看就先让声儿教他认字,等过两年声儿考上了,就可以给他启蒙读书了。”

    “不光是大毛,以后你和二郎媳妇儿再生了儿子,都可以让声儿教导读书识字。到时候叔叔教侄子,侄子再教儿子,一代一代传下去,这样慢慢的,咱们宋家就是读书人家了!”

    张杏花描绘的前景还是很美好的,孙氏也觉得有几分道理,小叔明年还要下场考试,家里的钱确实得省着给他读书用,只能作罢。

    只是小叔子读书开销大的很,家里这紧巴巴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一旁的宋成也想日子好过些,问道:“可是奶奶,三哥要是一直考不上怎么办?”

    “呸呸呸你这个乌鸦嘴,你三哥怎么可能考不上!这次考不上,那就下次再考,反正你三哥今年年纪还小,你没看到有的都考到四十岁了还接着考的吗?”

    张杏花说完又指着宋平、宋峰还有宋成骂道:“以前挨个送你们几个去读书,指望着你们几个里面好歹能读出来一个,结果一个个的一去读书就说脑袋瓜子疼,是我不想让你们读吗?还不是你们仨都不争气,就声儿还能指望一下!”

    “从明天开始,老大媳妇儿,老二媳妇儿,还有两个孙媳妇儿,咱们几个女人家多接些活计做。天冷了,绣活不多的话,缝补浆洗也成。”

    几个女人家嗯了一声应了。!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