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夫郎他旺夫呀 - 第 324 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审问宋秋生的事儿是左正左大人做的,但宋秋生这个人也是奇怪(),什么都不肯说◇()◇『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非要见宋声才愿意道出这陈阳堤坝的修建情况。

    为了下游村庄百姓们的安全,左正找到了宋声,说道:“这个宋秋生非要见你,否则一个字都不肯说。我想着你要不去见见他吧,问清楚这个堤坝的内情,咱们也好做防治的打算。”

    宋声自然是应下来了。只是有一点他感觉很奇怪,这个宋秋生,他来陈阳之前并不认识他,甚至根本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可这个宋秋生在他上任刚见面的第一天起,就对他有一种莫名的敌意,还有几分令人更加琢磨不透的熟悉感。

    按理说他如今的官位比他高上了一级,引来对方的嫉妒不满,也是符合情理的。但像他这么强烈的敌意,看他的眼神里都带着一种轻蔑、嫉妒,甚至这次不惜在京城那边动手脚给他栽赃陷害,也要让他背上罪名,这种理由实在有些牵强。

    没有过多犹豫,宋声便答应了。既然宋秋生想见他,那不如就去见见。刚好他也想弄清楚他与这个宋秋生之间到底有何仇怨,竟然让他这么怀恨在心。

    宋秋生被关在衙门的地牢里,这地方常年关着的犯人很多,只是也分罪行轻重的。宋秋生如今就被关在中间那一间,犯的罪过大但却不是死那种住的地方。

    牢门是用铁锁链上过锁的,只是因为这里是地牢,所以地上普遍潮湿。那这牢房里自然滋生了不少的小动物,比如说蟑螂老鼠之类的,几乎每个牢房都有。除了一些家里有钱的,给自己家在牢里的人花了钱,能够给安排住上一间稍微干净点的牢房,其他的条件都很一般。

    宋秋生住的这间牢房还算不错,毕竟他家里条件还可以,他入狱之后家里的夫人给他上下打点了许多,这才让他在牢里好过一些。只是他自己或许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有一天也住在了牢房里。

    宋声来这里看他,是左正提前吩咐过的,看他过来,守着的狱卒没有一个拦路的,全都主动给他带路。

    站到宋秋生面前时,宋秋生与先前宋声所见的那个人大相径庭。不过是在牢房里待了短短几日,已经变得十分狼狈。胡茬长出了一层又一层,整个人的眼神也变得更加凶狠了几分。

    “说吧,有什么事非要把我找来才说。”宋声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宋秋生一看就来气。

    他在这牢里住了几日,平时脸上的情绪都还算平稳,唯独今天看到宋声着一身官服,面色白净的站在那里,他心里铺天盖地止不住的嫉妒和怒意一下子全都涌了上来。

    “牢门可以打开吗?”宋声问旁边的狱卒。

    “回大人,左大人吩咐过,为了大人的安全着想,还是不开门的好。”

    也是,这个人竟然这么讨厌他,万一把他叫过来是个陷阱想要与他同归于尽呢?

    “那便不开吧,站在外面说也是一样的。”

    宋秋生没想到宋声竟然如此谨慎,连牢门都不进来。不过他也没有想要毒害他

    ()    的意思,他想活命,还不想死。

    宋秋生靠在牢门旁边,说道:“我可以把堤坝的事情都告诉你,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这样交易才算公平。”

    “先说来听听。”

    “我要出去。只要你能帮我出去,我就都告诉你。”

    宋声听到之后十分惊讶,他怎么到现在还如此有底气的说保他出去呢,他贪污的赃款数额可不小,现在顺着这些赃款的来源,左大人顺藤摸瓜已经查出了好几件危害百姓的事情,就凭这些罪名,最后判他个流放三千里都不为过。他竟然想要自己保他出去,还真是有自信。

    “如果我不同意呢?”

    “你要是不答应,这堤坝的事情我一个字都不会告诉你的。”

    “你要是不说,按照现在的情况,左大人已经知道了你知其中内情但却隐瞒不报,这种话要是写在折子上传到京城,你觉得你的命还能有吗?我劝你最好不要耍小心思,把知道的都说出来,说不定还能将功折罪。”

    没想到宋秋生听了之后情绪突然变得十分激动,“什么将功折罪,我要是说了,那我只会死得更快。所以咱们暗地里做这个交易,别人都不知道,你拿到了想要的消息,而我也能出去,何乐而不为呢?”

    宋声没有答复他,而是站在原地若有所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宋秋生以为他还在犹豫,怕他仍旧不同意,没忍住又赶紧增加了一个筹码,也可以说是增加了一个用来威胁宋声的筹码。

    “宋声,你若是不救我出去,我就把你最大的秘密说出去。”

    宋声本来想着这个交易到底要不要跟他做,他还想问一问这人对他到底为何有那么大的敌意。只是这一时半会儿还没想好怎么问,就被对方这么一句话惊住了。

    什么最大的秘密?他想说什么?

    宋声几乎是下一秒就想到了自己身上最大的秘密是什么,他多年来除了读书就是做官,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百姓对不起家人的事,那身上这最大的秘密只能是那个了。

    只是身体换魂这种跟神魔鬼怪之类沾边的事情也有人猜得到吗?莫不是这个宋秋生在诈他吧?

    所以他当即反问道:“什么最大的秘密?我怎么不知道我身上还有秘密?别耍花样了,用这一点威胁我不管用。”

    还好周围的狱卒这会儿都不在旁边,为了保证他们两个的谈话保密,左正没让他们靠近,这也正好方便了宋声与宋秋生两个人之间的谈话。

    宋秋生呵呵了两声,像是想到了什么愤世嫉俗的事情,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逐字逐字的说道:“真的不管用吗?宋声,哦不,或许你不叫宋声,也可能叫什么别的名字,毕竟孤魂野鬼在生前也都是有名有姓的,宋大人,你说是吗?”

    听到孤魂野鬼这四个字,宋声立刻就明白了他所说的秘密是什么了。果然是知道了他这异世灵魂的身份,只是他是怎么知道的?

    宋声表面上不动声色,说道:“宋秋生,我看你是被嫉妒冲昏了头脑吧

    ,就算我官位比你高,你也不能编出这么离谱的事情吧?”

    “编?你觉得这是我编出来的?”宋秋生听到这话后更生气了,要不是他就是曾经的原主宋声,他也不相信世界上会有这么离奇的事情。

    可偏偏就发生在了他身上,他脑海中的那些记忆那么的真实,他还曾经派人核实过,就连宋家村的很多事情与他记忆里的都毫无差别。

    如果说他的记忆是假的,那这真实的宋家村发生的事情该怎么解释?他一个跟宋家村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人怎么会对宋家村的事情知道的那么详细?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世界上还有很多方士呢,不是说国师就能掐会算吗?那现在的宋声不是背哪里来的孤魂野鬼占了身体这事不是也有可能发生?

    他一字一句十分笃定的说道:“宋声,实话告诉你,我根本不需要编。我可以详细的说出来在宋家村发生的很多事情,还有宋家村的人和事,我都记得很清楚。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宋声本来就是在套他话,只是听到他这么说之后,他自己的心里突然打了个鼓,他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说记得很清楚?就算他派人打听过宋家村发生的事情,到底与土生土长在那里的人所记忆的事情还是有所差别的,毕竟亲身经历过的事情才会深刻的印在脑子里,不论什么时候想起,依旧记忆犹新。

    宋声顺着他的话质疑道:“你查过我?宋家村只是一个小村子,宋知府有钱有势的,想要查到什么事情想必易如反掌吧。”

    宋秋生嗤笑了一声,“宋声,我是该说你聪明还是该说你傻呢?我查你?笑话,我根本都不用查,我甚至连你身上有什么胎记我都一清二楚,你觉得我是怎么知道的?”

    宋声的确没想明白,脑海里虽然有一个想法符合如今事态发展的解释说明,但他还有一些问题得再确认一下。

    “宋秋生,别编了,我身上有什么胎记你只需要派人到宋家打听一下就知道了,在这里装神弄鬼,不就是走投无路了吗?”

    宋声还在激他,宋秋生看他这么瞧不起自己,心里的怨恨止不住的往上冒,恶狠狠的扒着牢房门看着宋声,“我根本就没有编!什么走投无路,我说的都是真的!”

    “我如何相信你不是编出来骗我的,想要威胁我也得找个合适点的理由,你这不是走投无路是什么?牛鬼蛇神的事情都搬出来了,没听说过子不语怪力乱神吗?”

    “我就是宋声!”宋秋生被这一连串的问答激的瞬间说出了口。

    宋声顿时愣住了,宋秋生说什么?他就是宋声?

    等等,难道说……

    宋秋生看宋生脸上一向云淡风轻岿然不动的表情终于有了些许凝重的变化,他心里暗自得意了不少,他努力贴近过去,面目有几分狰狞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我就说宋声。”

    说完还补充了一句,“宋是宋家村的宋,声是声音的声。”

    宋声这下彻底明白过来,原来他就是如今他这副身体里的原主。原来书

    上的那些内容在这个世界都是真的,他就是曾经那个考了几年都没考上的穷书生宋声,也是他把陆清这么好的哥儿折磨的年纪轻轻就病死了。

    他刚穿过来的时候还以为原主已经死了,没想到他竟然没死,跟他一样也魂穿了。只是他们两个情况有所差别,他是从异世界过来的,而原主是在同一个世界里面穿越,确切的说应该叫做重生,从一个身体重生到另外一个身体里,重生之后也就是现如今的宋秋生了。

    所以宋秋生以为自己是跟他一样,在这个世界上游荡的孤魂野鬼重生到了他身上,他并不知道自己是从另外一个世界穿过来的。

    宋声想起书里的种种,因为他的品行恶劣,整天好吃懒做,读书也不上进,考不上回来就怨天尤人,朝身边的人撒气。原本疼爱他的张杏花也渐渐的对他感到失望。

    而大伯一家和二伯一家也因为他后来吵着闹着要分家。陆清这个小夫郎更是因为他在成亲后没几年直接病死了。

    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有这么好的运气,品行恶劣成那样,自私自利只顾着自己,死后竟然还能重生到一个举人身上,还真是走大运了。可他却不好好珍惜,为官这些年还不知道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

    宋声想起曾经的种种,本来宋秋生在他的眼里只是一个贪官的形象,有些令人生厌罢了。可现如今他知道了他是原主宋声,宋声心里的那股怒气一下子就升了上来。

    宋声冷笑一声说道:“宋秋生,你莫不是在说什么疯话吧?什么孤魂野鬼,还你是宋声,这种瞎话你也编得出来?你该不会觉得这种话就能威胁到我吧?你若是来找我说这种疯话的,那就算了吧,我会告知左大人,宋知府已经疯了。”

    “你!我不是疯子,我说的也不是疯话。你觉得威胁不了你,那我下次就当着左大人的面亲口说出来,你别后悔!”

    宋秋生以为自己放出了狠话,宋声必然会顾及一些,可没想到他却说道:“哦?是吗?那需要我帮你把左大人叫过来吗?”

    “你真的不怕别人知道你是个冒牌货吗?”

    “宋秋生,你还真是蠢,都重生了,还重生到一个举人身上,这是多少人都求不来的机遇啊,你都没有把握住。你说我是个冒牌货别人就会信吗?别人是信你这些毫无根据的话,还是信我多一些,要试试看吗?”

    “你才蠢,我就不信左大人知道了这个秘密不会派人去查!只要仔细查一遍,就能知道你在夺了我这具身体前后发生了多么大的改变,他们肯定会相信我的。”

    宋声眯了眯双眼,然后突然笑了笑,“是个好主意,的确需要跟左大人说一下,让他好好查查。”

    宋秋生听到他这么说,脸上满是惊愕,他怎么会赞成自己的提议呢?就不怕暴露自己吗?还是说他真的有足够的自信,一定不会留下重要的痕迹?

    不过在听到他后半句话的时候,他脸上惊愕的表情变得有些狰狞扭曲。

    “宋知府在重生前后的变化应该也不小吧,左大人如果派人去查一

    查,是不是也能知道这个宋秋生到底是真的还是个冒牌的?你说他会信哪一个?”

    可恶,他完全忘记了自己跟他一样,在接替宋秋生这具身体之前,他也是一个孤魂野鬼。

    宋秋生跟他可不一样,他并不是农家出身,他家中是有一个宗族的,身后有很多宋家的人。当初穿到宋秋生身上之后,他小心翼翼的学了很久原主宋秋生的习惯,就是怕被别人看出来。

    如果现在被爆出来他不是真正的宋秋生,那他背后的宋家还会愿意替他在外面打点想办法叫他出去吗?

    “你!你难道就不想知道堤坝修建时候的事情了吗?”

    “想啊,不过你是不是忘了,参与当初堤坝修建的人那么多,我完全可以去问别人,不需要问你。”

    宋秋生听他这么说,心里反倒不紧张了,他刚才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讥笑道:“行啊,那你就去问吧,我看你能问出什么来。”

    宋声一看他这副姿态,就知道当初参与修建堤坝的人应该是已经不在人世了。这里头肯定有秘密,不然不会处理的这么狠这么干净,一个活口都不留。

    “都死了?手段够狠的啊。你干的?我猜不是吧?你如今都自身难保了,现在还想要维护身后的那个人,还真是一条忠心的狗啊。”

    “你骂谁是狗!”

    “谁应我就是骂谁了。”

    “你懂个屁!什么忠心不忠心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如果答应保我出去,我就把这里面的事情都告诉你,包括,那个人是谁。”

    宋声知道他所说的保他出去可不是简单的留他一条线,不然他也不会拿重生这个秘密来威胁他了。

    宋秋生想要的是放他出去,其他还跟从前一样,他还是这陈阳的父母官。

    这是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保你出去可以,你先把你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

    宋秋生警惕性很高,他立刻拒绝道:“不行,等你答应我的事情办到了,我再告诉你。”

    这人在这上面还有几点子聪明,宋声想空手套白狼的想法没能实现。

    在这里跟他废话那么久,套了很多话,还是有很多收获的,只是把他放出去接着当官那是不可能的。

    “那你就在这里面等着吧,本官事务繁忙,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就不奉陪了。”

    宋秋生没想到他竟然拒绝的这么干脆,自己说的这些条件难道对他来说一点诱惑都没有吗?

    宋声说走就走,他有了新的调查方向,得赶紧去查。至于审问宋秋生的事,还是交给左大人吧。

    至于这重生换身体的事儿,他完全不担心宋秋生把这事儿告诉左正,这么天方夜谭的事,有几个人会信?就算是信了也没有证据,说白了还是不能拿他怎么样。

    这个宋秋生,竟然想拿这个来要挟他,真是太蠢了。

    原主即便是重生成了宋秋生,骨子里的品性雨从前依旧没什么变化,如果左大人上大刑严刑逼供,说不

    定就能问出来了,何须他在这里与宋秋生做什么劳什子的交易。

    只是这个秘密终究是个隐患,大多数人不信,并不代表没有人信。

    这个世界是有道士的,有些道士还很厉害,有很多百姓都是他们的信徒。这些人如果说出这个秘密,这个可信度立刻就会变的大起来。

    比如说国师,也就是一真大师。宋声与他打交道还算多一些,他是宋声见过的神棍里面最靠谱的一个。百姓们的传闻没有错,他真的有知是过去晓未来的本事。

    不过他与一真大师有些交情,他仿佛知道自己的底线,但又从不打算把这件事情让第三个人知道。

    可这世上除了一真大师,还有很多别的道士。俗话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也许还有很多像一真大师一样厉害的道士,他可不能保证这些道士也会站在他这一边帮他捂住这个秘密。

    这件事情肯定不能让黄家的人乃至朝廷的人知道,不然这对于自己来说是个很大的危险。但是自己的枕边人,他瞒骗了这么久,真要说及此事,他还是有几分愧疚的。

    万一这件事将来戳破了,最难过的肯定也是他身边最亲近的人了。

    宋声从地牢里出来之后,跟左正大概说了一下他与宋秋生的谈话内容,然后把手头上的事情交代了一下就回家了。

    晚上吃过饭,宋声和陆清坐在窗边赏月,这是极少悠闲的岁月,孩子们都睡觉了,月明星稀,他们两个这样静谧的相处着实不多。

    陆清说着家里最近的事情,一会儿说最近慈溪先生夸团团进步神速,一会儿又说肃昌生意上的来信,白天发生了哪些有趣的事他想起来的也要说上一嘴,逗的宋声忍不住嘴角上扬。

    说到最后,宋声犹豫着还是开了口,“清清,有件事情,其实我一直瞒着你。”

    陆清一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这一天终于要来了吗?

    他花了几分钟给自己做了一下心理建设,深呼吸了一下,声音很轻的说道:“相公,你说吧,是不是你想把外面的人接到府里来,我、我、你放心,我一定会安排妥当的。”

    宋声惊讶道:“什么外面的人?你在说什么?”

    陆清抬起头,眼里闪着一层薄薄的水珠,温温吞吞道:“相公……不是要接新人入府吗?”

    他想过了,即便是相公在外面有了新人,背叛了他曾经口中所说的忠诚,他心里还是放心不下,没法舍弃他,跟他一刀两断。

    这些年相公对他的好,他都体会得到。相公并不是盛博文那种人,就算很难过,他也没办法离开相公。如果真到了过不下去的那一天,他再和离。

    宋声终于听出来他是什么意思了,他赶紧说道:“清清,你误会了。没有什么新人,自始至终只有你一个,我说得出做得到。是另外一件事情,我一直没跟你说实话。”

    陆清听到是自己误会了,脸上也有几分不好意思。他不是不相信宋声,只是这个时代的普遍情况都是如此,他也见过娶了几房小妾却依旧对自己

    的正妻宠爱如初的人,所以宋声一说有事瞒着他,他就忍不住多想了几分。

    说到底还是自尊心和安全感在作怪,毕竟相公这种特别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与这个世上其他人相比,他实在是太好了,有时候让他有一些不敢相信,觉得这是一场幻觉,是一场梦,等梦醒来,这些美好通通都会破碎掉。

    他有这种担忧,并非还是自己的臆想。而是他有时候做梦总是会梦见自己从前在宋家村的生活。

    那个自己让自己觉得陌生又熟悉,宋家村的一草一木都没有任何变化,家里的人也都没什么变化,唯一有变化的,就是每个人相处的态度。

    梦里的相公对他并不似现在温柔体贴,而是对他非打即骂。大伯和二伯对他也没那么好,他们也不是那么心甘情愿的供相公读书,甚至因为这件事还发生了争吵,甚至最后与他们分了家。

    梦里的一切都太真实了,让他醒来的时候总觉得现在的生活像是假的,他太害怕梦里的情景成真了。

    这些他从来未曾与宋声说起过,在他的内心深处,对梦境里的那些东西避恐不及,甚至害怕提起,他想忘掉那些事情。

    “相公,是我不该误会你,以后不会了,我会一直相信你的。你你所说的瞒着我的事是什么事?()”

    陆清心里一下子松快了许多,只要不是有什么新人要入府,他觉得什么事情瞒着他都不是大事。

    宋声斟酌了下,说道:“清清,其实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陆清愣了一下,花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相公在说什么玩笑话,你是活生生的人,怎么会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是不是最近太累了,有些糊涂了。”

    “我没开玩笑,我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那个世界与这个世界完全不同,男女平等,人人都可以上学读书。我在那个世界意外去世了,死后来到了这里,醒来就成为了宋声。我其实是一个陌生的灵魂,占了这具身体,我不是原本的宋声。”

    宋声说完之后没看到陆清脸上惊恐的表情,感到有些意外。

    陆清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忽而抬起头,盯着宋声看了一会,然后说道:“其实我早就感觉到了,很多时候你的想法都很特别,与我们这里的其他人都很不同。我刚到宋家的时候,阿奶和大伯母他们都说你变化很大,脾气变好了,待人也变得温和有理。大家都觉得你是因为成亲有了家世,才变得不一样了。

    可一个人的本质不会那么快就有如此大的变化的,与你朝夕相处,我能感觉到你的骨子里并不像大伯母他们说的从前的你。后来你还告诉了我许多奇奇怪怪的配方,什么麻辣烫酸辣粉,还有竹筒茶,我从没有在别的地方听说过,你说的这些都是独一份的。

    所以相公,你不用担心,我爱的是与你成亲后的你,我不在乎你是什么孤魂野鬼,我只知道与我过日子的人是你,即便你告诉了我这件事,我也不会因此害怕你、疏远你。”

    宋声听完他的话,有几分错愕,没想到陆清竟然早就有所察觉,只是一直没有说破罢了。

    “相公,你不要想这件事了,反正对我来说,你就是你,不管别人说什么,你都是我相公。”

    宋声内心十分感动,他的小夫郎真的是太好了。这是他身上最大的秘密,他竟然一点都不在乎,听完之后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

    陆清搂住他的腰,把脸埋在他的怀里,仰着头说道:“相公,不如你给我讲讲,你之前生活的那个世界的故事吧。你以前给我讲的什么和尚取经的故事是不是就是那个世界的?”!

    ()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