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夫郎他旺夫呀 - 第 328 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敢到巡抚大人家里说媒的人可不多,陆清也有些好奇,这媒婆究竟是来做什么的,他让下人把人请进了屋,媒婆点头哈腰的行了礼之后道出了来意。

    原来是有人看上了他们家的郑昀,托她给郑昀说亲的。

    “这郑管家年纪轻轻就如此稳重,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对方姑娘可是一眼就瞧上了的,人家家世条件也不差,是咱们陈阳下面县令的千金,配这郑管家那是绝对配得上的。”

    陆清听完之后感到诧异,原来对方是看上了小昀。

    他平时的事情很多,都没太注意,此时一想,人家上门来说亲倒也没错,小昀如今年纪也不小了,当时他们遇见他时他还是个被继母虐待的十岁出头的孩子,现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他已经到了弱冠之年,也是时候考虑人生大事了。

    这媒婆说的倒也没错,郑昀虽然这是一介平民,但是因为上头有宋声这个巡抚,即便是下面的县令也不敢小瞧了他。

    这县令的千金与他倒也合适,只是他还没有问过郑昀的意见,若是他也有意,大自然是要成全的。

    陆清的第一想法自然是以郑昀的意愿为主,其他的也没多想。

    他与媒婆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晓了,你且先回去,我先问过小昀的意愿再给你答复。”

    媒婆今天敢来登门其实心里也摸不着底儿,但她本来就是干这一行的,这亲就算说不成,也不至于出什么事儿。

    看巡抚夫人并没有不高兴,她脸色瞬间欢喜了许多,连着拍了许多彩虹屁,这才回去。

    他走之后陆清就把郑昀叫过来了,按理说这种事情,应该是先知会郑昀的家人的,但郑昀如今是巡抚的人,媒婆事先打听过他在这边没有亲人,巡抚大人和夫人又待郑昀极好,这事还是和巡抚夫人知会一声比较好。

    陆清把媒婆的来意说了清楚,然后道:“小昀,这几天你跟着我们的确把终身大事都耽误了,要不是今天别人提起,我还忘在脑后。不过这是你的婚姻大事,我自然要过问你的意见,你觉得如何?这个媒婆说的赵小姐,你见过吗?可对她有意?”

    郑昀其实从来没有想过成婚的事,他每天要负责的事情极多,很多比较细小的事情他都是亲力亲为,交给别人他不放心。至于这终身大事,他讲求的是随缘二字。

    如今陆清提起,他道:“夫人,我不愿意。”

    陆清没想到他拒绝的如此快,惊讶的问道:“你不再考虑考虑?”

    郑昀则是道:“不考虑,夫人说的这个赵小姐,我与她只有两面之缘,不管她是什么县令家的千金也好,还是别的哪个千金,我都拒绝。夫人,以后如果再有人提及这方面的事,你都帮我拒绝吧,我现在以事业为重,不想谈感情的事。”

    郑昀虽然年纪不大,但行事稳重,他想要什么,以后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他自己心里都很清楚。

    他向往的是大人和夫人这样的眷侣,他希望以后能够遇到一个彼此喜

    欢的人成亲,以后的日子能够和和美美的。

    陆清听了他的想法之后,说道:“好吧,我今日叫你过来就是问问你的意愿,如果你不同意,我肯定不会松口的。但如果哪一日你有了想要共度一生的人,一定要来告诉我,我给你置办聘礼,听话,莫要拒绝。()”

    郑昀点头,“谢谢夫人。?()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那你就先去忙吧,我这里也没别的事儿了。等明天我就让人去给那个媒婆回话,回绝了此事。”

    这事过了两天后,郑昀出门时又碰到了这个赵小姐。后面一连好几天,他总会在其他的地方偶遇她。

    郑昀觉得有些不大对劲,跟宋声提及了此事。

    晚上宋声回来,吃完饭在房间闲聊的时候问陆清:“我听说前几日有人登门来议亲了?说是看上了小昀?”

    陆清点点头,“嗯,是替松乡县令赵淮安的女儿探口风的,说是看上了小昀,图他成熟稳重,长相好看,反正就是想要嫁他。”

    陆清把前几天媒婆上门的事跟他仔细说了一遍,本来这几天宋声就忙,一直没抽出空来好好聊聊,今日刚好趁着这个时间,陆清把这事好好与他说一说。

    “小昀跟我说了此事,这松乡县令愿意把她女儿嫁给一个没有一点功名在身的平民?”宋声道。

    “我也纳闷呢,县令的女儿,最低看上的也得是个秀才吧,可能是因为咱们巡抚的门楣高,他们想要跟你搭上关系罢了。”

    宋声眉毛微挑,他就说他的小夫郎不可能看不出来对方这层用意,“那你怎么没直接拒绝,还把小昀叫来问了?”

    “小昀都二十了吧,你也不想想,这个年纪早该娶妻了,你我都把这事给忘了。他有爹和没爹一个样,没人替他操心这些,我得多替他操这些心。若是他真的喜欢那赵家小姐,就算是拿赵县令想要与咱家攀上关系,也没关系,只要咱们把握住分寸就好。重要的是小昀喜欢,人家两个过得好就行。”

    “那小昀咋说,他是喜欢呀还是不喜欢呀?”

    “你可不晓得,拒绝的可干脆了。我看他不喜欢赵小姐那种,就帮他回绝了。”

    “小昀年纪不大但是个有主意的,他办事我向来放心,他不喜欢就算了,以后定然有更好的。回头你问问他,若是他想成亲了,就替他多相看相看,到时候我让人去查查对方的家世和人品,不过最重要的还是看他喜不喜欢。”

    “这些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前两天就跟他说过了,小昀说他没有成亲的心思,现在一心做事业,我看还是等他想找的时候再说吧。”

    “也行,还是他本人的意愿重要。”

    家里头到年龄的可不止郑昀一个,韩青,宋乔宋晓他们都还单着,包括李絮,一个成亲的都没有。

    他们跟府上别的家人有所不同,对于陆清和宋声来说,他们相当于自己的半个家人,肯定是要多操心的。

    陆清觉得抽个空还是把他们都叫过来闻一闻他们自己的想法,若是有意娶亲或者嫁人的,可以跟自己

    ()    说一声,他这边帮忙物色人选,等到成亲的时候还会附赠一些聘礼或者陪嫁。

    宋晓一个姑娘家听完这些话之后第一个拒绝了。

    宋晓道:“夫人,女子就一定要嫁人吗?我觉得现在的生活就挺好的,夫人就是我的家,夫人在哪里我就在哪里,现在的生活比成亲后的生活好的多了。我见过那些成亲后的夫妻,像大人和夫人感情这样好的时间少有,大多数在成亲前恩恩爱爱蜜里调油,成亲之后柴米油盐吵吵闹闹,还有一些流连青楼花丛,所以成亲有什么好的?我是坚决不会成亲的。”

    宋晓的想法虽然有些偏激,但陆清不会干涉她的决定,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他尊重她的想法。

    而李絮陆清压根没问他,这人平时都不舍得说一句话,平日里也总是神出鬼没的,没人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陆清想,这人如此高冷,话都不肯与人多说一句,以后定然是讨不着老婆的。

    以至于后来看到李絮领着一个娇俏的小夫郎过来找他想让他当主婚人的时候他都惊讶了。

    至于韩青,他是这几个里面年纪最小的,现在还在一心痴迷于武学,整天联系他的棍法,对于男女之情一窍不通。陆清索性随他去了,等他什么时候开窍了再说。

    而宋乔心里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他一直在攒钱,就是想靠着自己的努力娶上一房媳妇儿。如今钱也攒够了,他反倒犹豫了。

    作为巡抚家的看家护院,平时太多人对他献殷勤了,他心里也明白为什么那些姑娘能看得上他,他虽然长得壮,但长相一般,想了想还是暂时搁置了,就怕给主家添什么麻烦。

    担忧着麻烦,麻烦还是来了。

    不过不是宋乔带来的,而是这个赵家小姐。

    她直接在宋家门口哭喊郑昀玷污了她的清白还不想负责,赌上了整个人的名声,哭诉着巡抚大人为她做主。

    宋声一开始没有想明白她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赌上这个女儿家的名誉也要毁了郑昀,这怎么看都是一张不划算的买卖。

    可后面宋声就明白过来了,这人是冲着他来的。大家都知道郑昀是他府上的总管,赵小姐并不是口说无凭,她甚至还有证据。

    一时之间无法证明她说的话是假的,宋声只能将郑昀收押。而对方很聪明,如果他证明不了这事郑昀是无辜的,那么迫于舆论的压力,宋声要么包庇郑昀,要么秉公执法。

    可哪一样都不好,如果包庇了郑昀,那就有损他的名声。如果他秉公执法,就相当于断了一条臂膀。只能说是背后的人设的局还真是高明,只是这人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一点,郑昀可不是一个蠢人。

    这赵小姐一个柔弱女子,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就为了栽赃陷害郑昀,来间接对他不利,这一看就知道背后有人在操纵。

    宋声借机往下查,没想到最后线索指向的是京城,只能说明京中有人盯上他了。只是那人在暗处他在明处,总归是有些被动。

    会是谁呢……

    看来有些事

    情还是得等回京之后才能详查了。

    如今他身为巡抚,来到陈阳还不到一年的时间,想要回京不太容易,只能先在陈阳蛰伏,等待时机。

    却没想到,就连上天都在眷顾他,这时机很快就来了。

    京城传来消息,景帝病重,敬王借此机会谋反了。

    京城一下子乱了,各大家族纷纷站队,京城封锁消息,接连七天没有任何消息,里面的争斗如何宋声不知。只是半个月之后他收到消息,敬王败了,不过皇帝仍旧顾念亲情,没有将他处死,而是把他贬为了庶民,关进了宗人府,禁锢一辈子不能踏出一步。

    宋声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并没有感到十分震惊,他早就知道敬王狼子野心,毕竟书里面写的很清楚,敬王一直都在跟太子明争暗斗,如今他谋反失败,只能说是意料之中。

    令他意料之外的是景帝虽然病重,但却允了他上疏的折子,他听说皇帝病重,内心悲痛万分,想要回京探望陛下感谢陛下的提携之恩。

    其实他也只是在折子上写一下,主要的目的还是表达一下自己内心的沉痛,景帝病重,他的确是很难过的,却没想到景帝下了一道圣旨,调任他回京任职,而这任职的地方,他很熟悉,就是当初他更踏入官场时任职的翰林院。

    只是如今他不再是翰林院一个小小的编撰,而是变成翰林大学士了。

    翰林大学士,这在翰林院中可谓是地位颇高了。他再次进入翰林院,京城里是个当官的都能明白景帝的用意了,这是在为提拔他进入内阁做准备啊!

    都说非翰林不入内阁,因为内阁里的官员都是翰林院出身,全都是从翰林院提拔上来的。有些人在翰林院苦熬了几十年,才能进入内阁,成为整个国家核心机构的成员。

    像宋声年纪轻轻就做到翰林学士的,在整个大景朝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圣旨下达,宋声不日就要赶回京城。

    此时的他在陈阳待了不过一年而已,如今他三十岁,就达到了别人辛苦几十年可能都达不到的高度。

    圣旨下达之后,全家人都很高兴。尤其是宋老三,对于他来说,儿子能回京城了,到时候继续做京官,可真是太好了!

    这翰林大学士的品级跟巡抚的品级其实是差了一级的,但谁都知道翰林院意味着什么,所以看似是降级了,实际上明眼人都知道,这可是青云路的开端。

    陆清心里也是高兴的,他们又能回京城了,这代表着他马上就能见到玉哥儿他们了。京城中还有一些他的旧友,以后能够经常见面,心里怎能不高兴。

    从陈阳启程回京大概需要半个多月的时间,这次他们谁都没拖,都想赶快回去。京城里的宅子没有卖,一开始的时候是给玉哥儿他们住了,后来李满有了积蓄,玉哥儿他们两个买了新房子就搬出去了。

    而英姐自从跟薛君堰成婚之后也不在那里住了,这宅子便一直空了下来,如今他们回去刚好也有落脚的地方。

    玉哥儿是最早知道的宋声他们要回京的

    消息的,李满现在在御前行走,消息灵通,第一时间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玉哥儿。

    玉哥儿高兴坏了,三哥和清哥儿马上就能回来了,到时候同在京城,他们能经常串门唠嗑,就像以前在老家一样,叫他怎能不激动?

    “对了阿满哥,我得给家里写封信,奶奶他们还不知道三哥调回京城了,也让他们高兴高兴。()”

    李满却没有直接同意,而是道:“玉哥儿,三哥说不定已经跟家里写信了,咱们就先装作不知道吧。京城里人多眼杂,我听别人说三哥升官升的快,很得圣上信任,他这般优秀的人肯定有不少人嫉妒,说不准就有一些人在背后等着挑我们的错处呢,咱们可不能给三哥拖后腿,这个消息你知我知就行,暂时先不要告诉别人。?[()]?『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李满在皇宫待的这几年,早已不是从前那个憨直傻愣的野小子了,他学会了分析利弊,学会了小心谨慎。

    玉哥儿听完他的话,也冷静了下来,说道:“你说的对,阿满哥,那我就先不写信了。你放心吧,三哥回来之前,我绝对不会跟别人说的。不过我还是好开心啊,很久没见过三哥和清哥儿了,他们这一走就是五六年,也不知道团团和圆圆现在长多高了?”

    “等他们回来你可以带颖儿过去跟清哥儿小住几日,说多久的话都行。”

    “真的?!”

    “嗯,真的。我何时骗过你?现在天色已晚,玉哥儿,咱们还是快休息吧。”

    玉哥儿看着窗外的月亮,又看看李满眼眸中那不言而喻的想要,他羞涩的拉了拉被子,微微点了点头,“那就……休息吧。”

    陈阳宋府。

    陆清三日前就在忙着收拾东西了,这次要带的东西不多,所幸他们到陈阳置办的东西少,来的时候带了多少东西,走的时候再原样带回去。

    这次跟着回京的还是一块来陈阳的这些人,说起来,李絮当初答应宋声来做护卫,每个月给他开月钱,这已经过去几年了,他一直在宋家安稳的待着,如今俨然已经习惯了把自己当成宋家的人,都不用宋声交代,他就提前上了马车护卫大家的安全。

    只是他这次回京,情绪总有些不太对劲,虽然表现的不明显,但宋声能感觉得出来,他变得更加冷淡,更加沉默寡言了。

    “相公,李先生这是怎么了?是有什么心事吗?”

    宋声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可能是他恢复了一些曾经的记忆吧。”

    “恢复曾经的记忆?”

    “嗯,前提是他与我说过一次,脑海里会出现一些零星画面,想来这些日子是受这些零星画面的影响。”

    “他真的失忆啦?”

    “他以前的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包括这一身绝好的武功,都不知道是怎么来的。想起来也好,最起码人生是完整的。”

    “李先生也怪可怜的,竟然忘记了很多事情。”

    “没事,他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的,就随他去吧。”最起码他们回京这一路上的安全不用担心了。!

    ()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