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圆满(1v2 h) - 89.回家(微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元满对于那五个月的时间缄口不言,一连几天的心理问诊没有丝毫进展。她一直躲在萧咲身后,抗拒一切外来的声音。

    除此之外,她患上了极为严重的入眠障碍和进食障碍,这让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憔悴了下去。

    “她入院时的体检报告各项指标都非常好,为什么入院后反而会这样呢?”卿月很是担心,长此下去不是办法,她只能找来顾姒颜。“你一会去见见她吗?”

    顾姒颜摇摇头,神情严肃:“月月,我不适合当她的心理医生。人是会先入为主的,在她的主观意识里,我和封先生是关联人,她会本能的抗拒我。”

    卿月明白这个道理,关心则乱,她有些乱投医了。

    “她的检查报告还有初期的心里评估,都表明她并没有遭受过……性虐待。”卿月的声音很低,她喉头哽咽,努力让自己情绪平静。“为什么现在的状况反而……反而会越来越差呢?”

    晏沉坐在一边,心像被揪起似的疼,他明白聊这个话题对卿月本人的伤害有多大。

    “月月,你应该知道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吧?”

    卿月凝眉:“她看起来,不像……我去的时候她很激动,她并没有对封疆产生依赖。”

    “从进化心理学的理论上来说,新生婴儿会与最靠近的有力成人形成一种情绪依附,以此最大化自己生存的可能,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则是角色认同防卫机制的重要范例。驯服动物需要的是鞭子和食物,而人在很多时候跟动物是一样的,简而言之,人是可以被驯养的。”顾姒颜看着卿月愈来愈凝重的神情,犹豫片刻还是决定让她明白。“鞭子不一定非得抽下去才能达到效果,那也许只是悬在头顶的一句话,就像骑马一样,前期需要马鞭,可后期只需要指令。月月,精神控制是非常可怕的。长达五个月的时间,足以攻破一个人的心理防线。”

    晏沉看着卿月煞白的脸,吓得立刻上前搂住她:“月月……”

    顾姒颜无奈挑眉,给出自己的方案:“我建议你见一见封先生,毕竟只有他们俩知道那五个月究竟发生了什么,对症下药很重要。”

    目送顾姒颜离开,卿月紧攥着晏沉的手腕,恶心的情绪像一团湿棉花堵在心口,令她喘不上气。

    “月月……”晏沉担心地喊了一声,手在她身上轻抚着。“没事的,没事的。”

    卿月指节泛白,一字一句地开口:“我要见封疆。”

    夜色绸缪,晏沉坐在病床边掐灭了第三根烟。

    病床上的人忍无可忍地睁开眼睛:“你他妈要抽烟滚外边抽,盼着我死呢,在我床边跟上香似的抽。”

    晏沉冷着脸,眯起眸子回敬:“你还有力气骂,那看来一时半会还死不了。”

    封疆白了他一眼,阖眸养神不再理会。

    “你死不死无所谓,可是那小姑娘大概快死了。”晏沉语气平淡,似乎对此事并不太上心。

    封疆睨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她现在不吃东西也不睡觉,瘦得不像样,一天天地熬着,我看是没多久能活了。”

    烟灰抖落,晏沉吐出一口白雾,目光不紧不慢地打量着封疆的神色。

    多年的商场浮沉,掩藏表面情绪是最皮毛的功夫,可晏沉还是在封疆脸上捕捉到了一丝紧张和担心。

    香烟被燃起,烟雾腾空,遮掩了晦暗不明的眸色,封疆的声音听不出情绪:“你把她送到我这来,我能让她乖乖吃饭睡觉。”

    晏沉身子往后靠,翘起二郎腿,脸上的表情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我只想知道,这五个月你究竟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我把她好吃好喝地养在身边,我能做什么?她待在我身边的时候可是健健康康,一点事儿没有的。”封疆无所谓地挑眉,佯装玩笑道。“如今她这样,难道不该问问,是你们做了什么吗?”

    晏沉并不与他玩笑,直言道:“她连话都说不清楚,这就是你说的健康?”

    封疆别开眼睛:“她只是需要习惯。”

    两相无言,他们都在等,等对方妥协。

    “封哥,你没必要跟我僵持在这。”晏沉站起身,准备告辞。“她的死活我可不在乎,月月为了她的事儿操神烦心,她要是死了倒一了百了。”

    晏沉瞥了他一眼后,便抬脚离开病房,在他踏出病房的那一刻,封疆的声音淡淡传来:“阿沉,如果此刻是卿卿,你会愿意成全她吗?为了她所谓的真爱,你做得到吗?”

    晏沉握着门把手,久久没有回头。

    封疆轻笑:“你看,阿沉,我们是一样的。”

    “我跟你才不一样!”

    晏沉丢下一句话后,狠狠地摔上了门。

    元满已经好些天没怎么吃过东西了,萧咲刚刚给她喂进去的一点粥,不到五分钟就全吐了出来。她局促地坐在床边,看着萧咲蹲在地上清理她的呕吐物。

    他一边清理一边开口安抚元满:“还好总是吃下去了一些,现在不想吃没关系,一会想吃的话我们再吃。”

    不见回应的萧咲抬起头看去,入眼的是元满那张哭花的脸,他站起身擦干净手,将人抱进怀里:“满满,没事的,休息一会我们一起去看元宵,好吗?”

    元满呜咽着蜷缩在他怀里,摇摇头又点点头,长时间的睡眠不足让她思维有些混乱,她凝噎着喃喃:“我不想……不想待在这……走吧……不待在这……笑笑……”

    “在呢,我在呢,好,我们不待在这。”萧咲感觉到她的颤抖,所以努力将她抱紧,一遍遍地回应她。“宝宝,我在这,乖满满……”

    萧咲贴在她耳边低语,讲起过去的事情,很多元满都已经忘记的小事,他全部都记得。

    这是元满几日来唯一一次不靠药物的自然入睡,时间虽然不长,但属于有效睡眠。醒来时,她感觉到手心被一个凉凉的东西蹭着,湿乎乎地还在喘着气,她吓得一怔,刚想收回的手被萧咲握住。

    “是元宵,不怕。”

    闻到熟悉的味道,元宵很激动,喉咙里控制不住发出哼唧声,摇尾巴已经不能表达它的开心了,它前脚抬起搭在床沿边想要爬上床。

    “元宵,不行。”萧咲低声警告,手指在它额前点了点。

    元满眼巴巴地看着萧咲,小声问:“不……不行吗?我……我想抱抱……抱元宵。”

    元满开口,萧咲当然不会拒绝,他在床上拍了拍,改口道:“元宵,上来。”

    得到指令的元宵跳上床后,便将毛绒绒的脑袋埋在元满怀里。

    “元宵……胖了好多……”元满显然被这个突然跳上来的庞然大物吓着了。“怎么……怎么这么大一只了,元宵。”

    萧咲笑着在她脸颊上亲了亲:“白彧把元宵照顾得很好。”

    他抱着元满,元满抱着元宵,体温的传递让室内变得温暖,萧咲贴在她耳边说:“一会想回家吗?”

    回家。

    元满看着萧咲,不确定地开口:“回家?”

    “嗯,回家。”萧咲握住她的手,肯定地重复。“我们带元宵一起回家,好吗?”

    当晚,佟泽便亲自将两人送到了萧咲城南的别墅。

    “你们放心,别墅上上下下我已经提前让人做了全面清理,周围有人看着,不会出事,不过还是谨慎为上。”佟泽随意地打量了一下房子内的陈设,简单地交代他们。“有事随时联系我,我们先生交代了,读研的事如果元小姐考虑好了,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尽快为您安排。”

    元满点头:“好,谢谢,麻烦你了。”

    佟泽摆摆手,笑着道别:“那我就先走了,祝您早日康复。”

    元满目送佟泽离开,萧咲则从身后轻轻抱住连她,气息喷在脖颈处,带来了似有若无的潮湿感。熟悉的房子,熟悉的人,熟悉的怀抱和气味,元满清楚地感知着这份湿热感迅速席卷自己,占领身体。

    爱意如同月色,在婉转流盼间水到渠成。

    唇瓣的相贴让两个人都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陌生的熟悉感刺激得元满往后躲避,却被腰后的手拦住了去向。

    也许现在并不是合适的时间,可萧咲很难忍住不靠近她,除了做爱,他不知道还有什么方式能更加清楚明确地让对方感知到他的存在。交融相贴在某种意义上,不仅仅承载欲望,更多的是给予彼此安全感。

    这是切实的爱意。

    “满满,宝宝……”萧咲轻声喊她,安抚她紧张的情绪,吻落在眼角鼻尖,脸颊相贴。“满满,好吗?可以吗?”

    喘息间,元满的手抚上了他的下巴,主动的吻带着热意还有细微的颤息。

    元满陷在柔软的被子里,萧咲的吻第一次这样小心翼翼又虔诚认真,他细细描绘着她的鼻梁和唇形。这样温柔的动作让元满止不住地发抖,小腿在萧咲的腰间轻蹭。

    萧咲一边吻她一边撩开自己的上衣,握住元满的脚踝盘在自己腰上,男人的体温本就偏高,何况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萧咲的腰背与她的大腿紧紧相贴,烫得元满嘤咛出声。

    氧气在此间稀薄,仅靠鼻子呼吸已经不能满足身体的供养,元满张着嘴吐吸,舌尖随着呼吸而探出,被萧咲张嘴含住,津液黏腻的交姌声显得格外清晰。

    “舌头,宝宝,舌头吐出来,别躲……”萧咲不准她将舌头收回去,他含着元满的舌尖,鼻息将人浸得发软,任凭两人的唾液沾湿彼此。

    氤氲充斥欲望,热意涌上眼眶,让元满的视线变得模糊。肌肤相贴间,男人炙热的阴蒂抵住了穴口,褪去遮羞布后的欲望,直接而滚烫,眼泪蒙住了她的眼睛,元满害怕地想要躲。

    “满满,不怕,乖满满。”萧咲温柔的嗓音带着情欲的低哑,他捧着元满的脸,将她的眼泪全部吻掉,直到她的视线恢复清明。

    “我是谁?满满。”

    “笑笑……”

    得到回答的萧咲在她眼睛上亲了亲:“对,是我,所以,满满还会怕吗?”

    元满摇摇头。

    “我想进去。”萧咲的腰沉了沉,半个龟头都嵌入了穴口,听着元满的娇呼,他继续问。“想要跟满满做爱,满满想吗?满满要不要我进去?”

    在表达欲望上,萧咲向来以身作则。

    “想。”元满小声回答,她用腿勾着萧咲的腰,引他贴近。

    萧咲捏住元满的耳垂并不心急:“想什么?”

    “想要……要进来,笑笑……”

    “萧咲……笑笑……”

    他的名字从元满柔软的唇舌中交缠吐出,是世界上最悦耳的声音,他低头含住她的唇,身下也再忍耐,随着一个挺腰而没入穴内。

    汁水丰盈的小穴将他全部接纳,他们被彼此填满,身体和心,娇呻和喘息,随着动作而荡漾摇晃。

    分开的几百个日夜,痛苦被融化,思念被填满,玉兰和他们都等到了春天。

    和你在一起,不和你在一起,这便是我时间的尺度。

    ——博尔赫斯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