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圆满(1v2 h) - 90.小小的圆满(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年后。

    h市一家名叫小圆满的火锅店又一次被来打卡拍照的食客围堵得水泄不通,等号区已经坐得人满为患,而依旧有源源不断的食客进店取号。

    优惠量大,口味俱佳是一方面,主要是火锅店的老板长得特别帅,不但唱歌好听笑起来还特别好看,最重要的是他有一只又胖又可爱的萨摩耶。

    刚好碰上周末,来看老板的女大学生在等位区兴奋地聊着天。

    “上次刷到了视频,真的好帅呀,笑起来那双眼睛简直太勾人了!”

    “而且唱歌超级好听呢,今晚老板会唱歌的吧?听说周末都有唱歌的哦!”

    “他养的狗狗也超可爱,好像是叫元宵呢……”

    正在给等位顾客分发消暑饮品的服务生被拦下,几个女生兴致勃勃地问道:“小姐姐,想问一下你们老板有没有女朋友呀?”

    服务生表情淡定,显然是对这个问题司空见惯,她笑眯眯地递上饮品:“还没有呢,我们老板是单身哦!”

    此等劲爆消息一出,夏夜的温度不降反升。

    露天的平台,元宵趴在藤椅上睡觉,一旁的男人喝着饮料正在打电话。

    “你今晚不过来?”

    “今天好多人呢,我今晚要唱歌。”

    “不来拉倒!我带元宵上台唱……”

    话没说完,他就被电话那头阴恻恻的声音警告:“白彧,你他妈再敢用元宵去泡妹,到处说要给元宵找后妈试试看!”

    “诶,谁嘴巴那么大啊!这种事儿都告诉你?!”白彧嘿嘿一笑,揉了揉一旁元宵的脑袋,小声道。“我再怎么说也是元宵的干爸吧?那要不以后我说找干妈?”

    “滚蛋!”萧咲骂了一句,他今天很紧张,不想跟白彧浪费时间。“别给我打电话了,有事儿!”

    白彧笑得不怀好意:“啥事儿啊?咋的,你跟小满要备孕啊?今晚不能被打扰?”

    电话被那头挂断,白彧哈哈大笑起来,看着一旁被吵醒的元宵,他笑眯眯地捏它的耳朵:“元宵啊元宵,你爸爸妈妈要给你生弟弟妹妹啦,以后你就跟着干爸过吧!”

    萧咲挂断电话后,有些烦躁地低声骂了一句脏话,手机被扔在中控的储物盒里,他趴在方向盘上朝学校门口望去。

    元满最近在准备毕业论文答辩,这段时间都在图书馆泡着,说好六点就出来的,现在已经六点半了。萧咲正想着要不要打个电话,就瞅见校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小跑了过来。

    “忘了看时间了,你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呀?”元满打开门坐上副驾驶,抬手将包扔到后座,因为一路小跑出来,她还有些没喘匀气。

    萧咲撇撇嘴,身子朝她斜了斜:“给你打电话怕打扰你……”

    元满看着萧咲凑上来的脸,还有翘得能挂篮子的嘴,笑着凑上去在他脸颊上亲了亲:“对不起嘛,等了很久了吗?”

    一个吻便足以讨好萧咲,他拉住元满的手偏头用鼻尖蹭了蹭元满的鼻尖:“没有呢,我也刚到,没有等很久,饿不饿,带你去吃饭。”

    “我们今天不去店里吗?今天周末,小白哥哥要上台唱歌,他说要我去看呢。”元满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

    “不去。”萧咲眉头一蹙,在心里暗骂白彧事儿多。“他唱歌有啥好看的?”

    他顿了顿,虽然不情愿,却还是小声问:“你想去看白彧唱歌么?”

    黄昏低垂,车子沿着环海公路行驶着,元满看着手机里的消息,开心地跟萧咲分享:“老师说下个星期会过来玩呢,还会带着两个宝宝一起来。”

    三年来,卿月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以度假旅游的名义来h市看她。此中深意,元满很清楚,当年她决定来h市时,卿月虽然尊重支持,但免不了担心,人不在眼皮底下,想要护着她都不能及时。

    “喔,那就是五个人一起来么?你问问吧,我到时候好定吃饭的地方。”萧咲应声。

    去年卿月来的时候,不但带着晏沉,还带着另一个男人。

    那个住在城南的长发美人。

    卿月虽然没有明言几人的关系,但是他们还是能看出是怎么回事。

    只是元满怎么都没想到长发美人那个喜欢狗的女朋友就是卿月。

    吃饭的时候,萧咲有些心不在焉,咸腥的晚风吹得人犯困,海浪的声音在耳边荡漾,元满侧眸打量他:“笑笑,怎么了?”

    “啊?没……吃这个,这个好吃。”萧咲摇摇头,将剥好的虾放在元满碗里。

    萧咲这段时间都有些奇怪,总是走神不在状态。元满心中隐隐自责,大约是最近自己忙着毕业的事情,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为了让她安心准备答辩,两人已经很久没有亲近了,冷落了他,让他不太开心。

    猜出原因的元满主动凑上去,将脸贴在他的手臂上道歉:“对不起嘛,我知道这段时间疏忽你了,等毕业的事情忙完,一定好好补偿你好吗?”

    萧咲低眸看她,声音发沉:“补偿我什么?”

    元满的睫毛颤了一下,空旷的海滩上只有他们俩个,四周白色的帷幔被海风吹得飘扬,元满搂着他的脖子坐进他怀中,湿乎乎的吻落在他的唇畔,附带着她的低喃:“笑笑想要什么补偿……都可以。”

    听完回答的萧咲喉头一紧,手掌托在腰后防止她从自己腿上掉下去,而后便低头回应起这个吻,唇舌交姌间,元满的手沿着他上衣的下摆往里探去,触上男人紧实有力的腹肌。

    刚摸了没两下,萧咲就握住了她的手,低声警告:“再摸要硬了。”

    很显然,元满是明知故犯的,她另一只手在萧咲的后腰上轻抚,因为接吻而变得亮晶晶的眸子此刻正朝他闪着光:“只是摸摸腹肌就硬吗?又没摸别的地方……”

    蓄意勾引。

    萧咲眉尾扬起,在她的下唇上咬了一下:“这还在外面呢……”

    “没人……”

    “不行。”萧咲义正言辞的拒绝,隔着裙子在她屁股上打了一下。“外面不可以,这儿虽然是私人海滩,可保不准会有人来。而且……没有套。”

    被拒绝的元满有点委屈,她在萧咲的下巴上轻舔了一下。

    萧咲低哼了一声,有些控制不住地含住了她的嘴,含糊的话语全部渡进了元满嘴里:“既然补偿由我说了算,那就让我舔,给你舔,好久好久都没舔过了……宝宝……”

    自从半年前他把人口尿后没控制吞了一点下去后,元满就再也不让他舔了,以往在床上闹脾气他软磨硬泡哄哄元满都会妥协。可是那一次元满真的生气了,好几天都不理他。

    一路亲吻下,萧咲将人抱回了海边的套房,灯光朦胧,浪潮迭起。补偿的话已经说出口,元满无法拒绝,只能任由萧咲摆布。

    穴口被揉开,炙热的舌头裹住充血的阴蒂吮了一下,激得元满一抖,还没开始她就已经呜咽着讨饶:“笑笑……好重……轻点……”

    男人的手托在她的臀下,将她的下半身托起,唇瓣贴住穴口,随着舌头的探入开始吸吮。

    水液的搅动声混合着男人的吞咽声刺激着彼此,元满腿心发麻,控制不住地将手伸下去扯住了他的头发。

    “别吸……笑笑,别吸……”刺激强度难以负荷,萧咲对她的求饶声充耳不闻,反而吮吸得更加卖力起来,牙齿磕碰在小穴上方的尿道口上,细微的疼痛被快感淹没,随之而来的是如同浪潮一般交迭的高潮。

    萧咲看着因为高潮而痉挛收缩的穴口,凑上去亲了亲:“还是跟以前一样,只要碰一下就会到,是不是?”

    元满没有力气回答他,脑袋发晕,小腿搭在他的肩膀上无意识地蹭了蹭。

    “再来一次,宝宝。”萧咲揉了揉她的臀瓣,将她翻了个身趴在床上,小腹下被塞上了两个枕头,没等元满开口拒绝,男人的唇舌就覆盖上来。

    这次不像刚刚那样激烈,舌尖沿着阴唇慢慢勾勒,将其含在嘴里轻吮。熟练的手指配合着舌头插进柔软多汁的穴内,各自攻占领地,生理性的泪水沾湿了睫毛,元满趴在床上,被迫撅起屁股感受男人的舌头一次次地深入。

    “好多水,宝宝……”萧咲夸奖道,手指在光滑柔软的内壁上摸索着。“我知道宝宝喜欢,喜欢被哥哥舔是不是?”

    元满腿根打颤,呜咽着点头:“喜欢……”

    手指还在穴内搅动,萧咲跪起身,扶着阴茎抵住翕动的穴口,他俯下身子与她的后背相贴:“满满,乖宝宝,哥哥进来了?”

    随着元满的点头,阴茎一寸寸地探入了小穴内,许久没有亲近的两人同时抽了一口气,元满的屁股已经因为饱胀感开始发起抖来。

    “乖宝宝,真乖,全部吃进去了……”萧咲在她耳边亲吻,腰下的动作和温柔的语气完全成反比。“乖满满,放松些,别夹,好乖,好乖。”

    紧实的下腹一次次撞在元满的臀肉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身子完全趴在床上,除了小腹下面的两个枕头,没有丝毫着力点,这种如同海上小船般飘摇的感觉令她失控,元满挣扎着想要跪起身。

    可是膝盖还没支起来,就被萧咲按回原处,他抬手在她屁股上打了一下:“乱动什么?说好要补偿我的,现在想出尔反尔了?”

    “呜呜呜……想跪着……”

    “跪着做什么,这样不舒服吗?还是这个角度操得不够深?”萧咲询问间,又从一旁抽了一只枕头垫在她的小腹下面。“乖乖趴着让哥哥操就好了,唔……宝宝,现在够深吗?”

    元满喜欢后入,可是萧咲不喜欢她跪着,对膝盖不好,就算下面的被褥再柔软,长时间的跪趴摩擦也会让她的膝盖发红。

    “不要……啊……太深了……爸爸,太里面了,好胀……”元满声音都叫尖了,三个枕头让她的身子悬空,更加难以用力,只能乖乖被男人按在床上操,这种完全被掌控的感觉刺激得元满头皮发麻,没一会就哭着高潮了。

    晚风怡荡,外头的贝壳风铃被吹得叮铃作响,室内旖旎的喘息随着欲望而腾升。

    许久不做,萧咲有些失控,将人翻来覆去地弄了个遍。

    “乖乖,睡会吧。”萧咲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亲。“睡吧。”

    海边的天色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覆上了红晕,萧咲虽然不忍心却还是将本就睡眠不足的元满喊醒。

    “起来了,满满。”

    元满的脑子还是晕乎的,她将脸埋进萧咲怀里,不愿意起身。

    “来这边几年了,都没看过海边的日出,今天我们一起看,好吗?”萧咲揉了揉她的脸颊,温声哄到。“陪我看,行吗?”

    清晨的海滩还有些凉意,萧咲给她披了一件针织披肩,牵着睡眼朦胧的元满朝海边走去。

    海岸线被橙色的天空吞没,潮汐层层迭迭地涌上沙滩,又匆匆褪去,涟漪间隐藏了无尽的温柔与自由。

    元满望着一望无际的天空,色彩斑斓,海风摇曳,吹乱了她的长发,泡沫交迭破碎的声音此起彼伏,偶尔能看到海鸥飞过天空,为宁静的清晨带来一丝喧闹。

    等待日出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萧咲站在她身后一直没有说话,两个人都安静地等待着太阳。

    朦胧模糊的天际渐渐开始发亮,呼之欲出的太阳提前布下粼粼的金光,光影浮动,元满有些兴奋地开口:“笑笑,太阳要出来了!”

    没有得到回应。

    元满纳闷地转头看去,萧咲单膝跪地,正在胡乱地抹着眼泪,戒指盒里那枚戒指在初晨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满满,这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九年,对不起,用了这么多年的时间,我才敢以萧咲的身份站在你的面前。”

    萧咲哽咽着,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他第一次在元满面前承认自己的自卑与窘迫。

    “我爱你,满满。”

    “对不起,直到现在才正式对你说这句话。我没有你那么聪明,也不像你一样会读书,我有很多……很多不够好的地方,但是……但是我还是希望未来的每一刻都能跟你在一起。”

    “不管今天的结果是什么,我都想告诉你,满满,以后的日子里,我会爱你,尊重你,理解你,支持你,等你研究生毕业,如果……如果你还想继续读书,不管你去哪里,我都跟着你一起去。我会支持你的一切决定,并且陪你一起。”

    “我以前总是在想,我想给你一个家,给你一个安定幸福的家。可是,满满,我现在想问,你愿不愿意给我一个家呢?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组建家庭,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度过未来的每一天呢?”

    萧咲哭着举高了手中的戒指,眼泪将脸颊打湿,等待回答的紧张情绪让他已经顾不上擦眼泪。

    “笑笑……”

    元满蹲下身子,抬手拂去他的眼泪,让彼此的脸颊紧紧相贴:“笑笑,你知不知道,你早就是我的家了。”

    旭日初升,海面上波光粼粼,破碎的灵魂亦或是斑驳的身体都不能阻止爱与被爱,皱巴巴的人生终会被爱意抚平。

    他们不必再等待春日亦或是花开,因为从今以后的每一天,都是他们彼此的新生。

    萧咲曾在初雪时许愿,祈求一个小小的圆满。

    希望无论未来如何,他只求能和元满在一起,度过往后的每一个日夜。

    元满也曾在那场初雪时许愿。

    她说:“希望萧咲来年顺顺利利,平平安安。”

    可其实,她在心里悄悄许愿:“希望能和笑笑一直一直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她告诉萧咲,人生只求小满,不求万全。

    那么和萧咲在一起,度过往后平淡简单的每一天,就是元满小小的圆满。

    ————

    正文完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