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总裁失忆后.他为爱下位(微虐男) - 第九十章再见江睿已是物是人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江睿起身将盖在她身上的西装外套再给她紧了紧,再留恋地瞧了她几眼,便起身离开了。

    爷爷离世前的一周多让他真实见证了被强留下的人,在肉体上的痛苦,更经历了即使他再厉害,再自信,想留住的人该走还是会走,他想苏羽棠当时也应是这样,他又何必让她活的痛苦呢?

    他懂了,也看开了,就如苏羽棠说的,享受过就可以了,而他们曾经相爱过已足以支撑他很久。

    天光大亮,却是一个阴云之天,苏羽棠转醒,她平躺在沙发内,起身张望起江睿的身影,什么也没发现,紧抓身上西装外套站起身,走出房间,前厅正在收整。

    她随意向一名在干活的人问道,“江爷爷的棺椁去哪了?”

    “送去火化了。”

    她蹙眉,要这么快吗?“去哪里火化了?”声线着急。

    “不清楚。”

    苏羽棠立马准备联系知道的人,这时,苏爸爸走了进来,和女儿打起不太熟络的招呼,她放下手机,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坐下和爸爸聊了一会。

    爸爸是昨天下半场到的,她一心记挂江睿,并没把太多注意力放在爸爸这,也有对爸爸为人处事不甚理解的原因。

    爸爸说知道妈妈去世了,想让她带他去祭拜一下,苏羽棠本想拒绝,觉得他想去祭拜不过是想释放他心里的积压,可能跟怀念没多大关系。

    可再一想,这世上有谁能做到是毫不自私地去爱另一人,多多少少都掺杂着一些自己所追求的,可这些掺杂成了一段情感能游走在世的纽带。

    她最终同意了和爸爸去祭拜,约好了祭拜时间,她便匆匆离开了。

    *

    苏羽棠最后也没见到江爷爷的火化,当她问到地址,已经结束了。江睿特意给她爷爷奶奶说,不要叫她,怕她看了心里承受不住。

    可明明承受不住的应该是他呀!

    自此后的两个多月苏羽棠都没有再见过江睿,她尝试过发消息给他,他没回,打电话它没接,但她也就主动了那么几次,就怄上江睿了。

    一个休息日,苏羽棠陪爸爸去看了妈妈,她也好久没来了,到墓地见有人在擦拭妈妈的墓碑,接着摆着新的供品和鲜花。

    她询问过后才知道是爷爷奶奶安排的,她心里有了几分对爷爷奶奶的感激之心,她祭拜完就将时间交给了爸爸,在附近闲逛起来。

    两刻钟后,爸爸走出墓地,眼睛湿红,却是笑着的,他深瞧了苏羽棠好几眼,“你跟你妈妈长得真像,就是性子不太像。”

    她注视着爸爸有些苍老的容颜,但依旧能看出年轻时一表人才,她幽幽回答道,“我有幸好,可妈妈没有!”

    爸爸的笑尴尬停在脸上,苏羽棠转身向前走,“走吧,爸爸,天色很晚了,我先送你回山上。”

    苏爸爸盯着女儿的背影愣神片刻,好像明白有些痛楚是无法靠时间愈合的,遗憾更是不能弥补的。

    *

    苏羽棠后来才得知江睿和江叔叔季阿姨一起陪江奶奶出国旅游了,还带上了江爷爷的骨灰,分别撒向了去往的世界各地。

    她便懂事的不再打扰他,也理解了他,将想念放在心底,继续拼搏事业。

    苏羽棠能在季阿姨的朋友圈见到江睿少量地身影时,她来来回回看了很多遍。

    有江睿压眉眯眼,不爽地说,“妈,你能不能别拍了?”坐在桌边的身影一个闪现就没有了。

    还有江睿背着江奶奶登山,笑的恣意,皮肤好像有些晒黑了,却更有男人味了。季阿姨给这条朋友圈配的文案,终于等到生儿子有用的时候了。

    这条朋友圈后就再也没见过江睿了,她想念江睿的紧,不管是心里还是身体,她以前无聊刷帖子看到一篇说科学家做过实验,男人和女人睡过后,男性的基因特点是他会得到大脑的奖励!女性的基因是她会产生各种不稳定的情绪,会患得患失,因为基因并不知道有避孕,它默认就是有这个行为下一步就是怀孕生子,它就会开始分泌出一些催产素之类的,让女性对人产生依赖,产生情感,她以前不信,还说女性很难强大到抗衡基因的影响,现在好像真有些信了。

    再到后面也没有那么严重了,应是走进了戒断反应。

    *

    这天苏羽棠在楼下开完全员新的一年规划和业绩预估会议。

    很想上洗手间,她一般不去员工洗手间,估计是电视看多了,也觉得厕所是员工们爱八卦老板的地方,她可不想去破坏人家的畅所欲言之地。

    但今日不行,等不及了,上完洗手间出来,清洗起手。

    “你好,请问您是苏总裁吗?”一道女声出现在她耳边。

    她抬头和镜子里的女声视线对上,是一位穿着苏氏保洁服的女人,脸上带着小心翼翼的期待。

    “你有什么事吗?”她声音疏离且平淡。

    女孩有些慌乱起来,不知所措,脸也爆红了。

    苏羽棠缓和情绪,“没事,你想说什么就请说。”她猜估计就是想要向她告状之类的事。

    “您能等我一会吗?我拿个东西给您。”她的声音更加谨慎小心了。

    苏羽棠皱眉,神情严肃,但见比她矮了半个多头女孩期待的神色,终是没忍心,下睨一眼手表,“只能给你两分钟,请尽快。”语气依旧是疏离平淡的。

    “好,谢谢谢谢。”她开心地跑向厕所隔间最后一间,人进去了。

    苏羽棠划拉几下手机,秘书问她在哪?下个行程已经备好车了。

    她眉头蹙的更紧了,再等三十秒她就走人,说话算话!

    女孩走了出来,两分钟时间已经到了,苏羽棠叹气一声往外走去。

    女孩快步在电梯门口追上她,“苏总裁,抱歉,耽误您的时间了,我是想要给您看看我的项目计划书。”

    她谨小慎微地将一本计划书双手递给正在等电梯的苏羽棠。

    苏羽棠心想现在都是电子版的项目计划书了,还有人制作纸质版,看样子还是精心保护过的。

    电梯门打开,她在女孩脸上停顿半秒,那双不算很美却很有神的眼睛让她勾起一丝兴趣。她随手接下计划书,“好,我有时间会看的。”对她微微勾唇,走进电梯。

    女孩惊喜万分,目送着苏羽棠电梯闭合,最后还深深对苏羽棠鞠了一躬,“谢谢苏总裁。”语调兴奋尽显。

    下了电梯苏羽棠坐进后车座,项目计划书被随意丢在了后座的角落,瞬间遗忘。

    再一次的应酬完毕已是深夜,她现在是亲自去接洽一些大单,给自己正名,更坚定了她想在商界留下醒目之名的决心。

    也切实体验到了女性在职场上另类的优势和无依据的鄙视。

    走进房门的她,甩掉脚上的高跟鞋,走向餐桌,脱下的西装外套随意搭在餐椅上,修长白净的手指拉开她的领带,另一只手在倒水,端起水杯咕咚咕咚喝着,解领带的手也在继续,整套动作酷飒极了。

    再走进浴室泡起澡来,回想到酒桌上所谓的优待。

    ‘女士优先,来,让苏总先喝一杯。’

    鄙视甚至掺杂着奇怪的理解之意。

    ‘苏总,你是女人,不懂咱们广告行业的规矩,大家不会怪你,你让懂的人来和我们谈就行!’

    想着想着就更加想念江睿了,想念那个爱意炽烈,憎恶分明的江睿。

    *

    “阿嚏~嘶~”办公室里,苏羽棠拿纸巾擤掉鼻涕,继续跟秘书讲着工作。她头天在浴缸泡太久了,直接泡成了风寒。

    讲完后,秘书将一摞整理好需要审核的合同放在她面前,她头痛起来,但还是认命地看起来。

    边审还要边和系统里面核对是否一致,然后在系统和合同分别写上她的大名,加一句审核无误。再将不对的挑拣到一边,她眼睛都要看花了。

    审着审着,夹杂在其中一本她一看封面就知道不是合同,但有些熟悉感。她翻开看了两眼,就被里面的内容吸引住了,仔细地看起来。

    看完记起来这是一两周前,在楼下的洗手间内一位保洁女孩给的,估计是秘书在车上发现的。她勾笑,看来人做的工作跟才智不一定是划等号的。

    女孩的计划书做的不专业,但她也基本明了,就是一家手工集合店,还挺有意思的,里面还有些情侣能一起做的项目,还可以和「富爱宝」做结合。

    她想到大学时期舍友谈恋爱时抱怨,现在情侣约会都没什么可玩可去的地方,能去的地方都太没意思了,她那时没谈恋爱的打算,对于舍友的抱怨没多大感触,后来和江睿谈恋爱了,他太能折腾了,她更没多大感触,随即吩咐下属去做做市场调研。

    苏羽棠的感冒拖了快一周才好,甚至还在家罢工了两天。

    她的嗓子还有些不舒服,但今天有特别重要的项目招标酒会要参加,一个月前都定下了。

    化妆师给她做好慵懒随意的卷发造型,苏羽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都有些不认识了。

    尤其是眼妆,重点不在眼影,而在睫毛和眼线,化妆师高超的技术将她圆大的眼眸化成了微挑的狐狸眼,加上复古红的唇色,整个人如同魅惑的小狐狸。

    就连服装也一改往常中规中矩的风格,穿着换成了美艳风,一条复古红的前后大V领修身长款连衣裙,长度到脚踝,小腿处做了微喇处理,走路会方便很多,裙面上有少量的黑色玫瑰印花。

    V领的胸乳白花花的一片,因聚拢乳贴胸乳显得格外的大,乳沟也格外的深,后背深V开叉到了腰脊,露出大片白嫩的肌肤,她蹬上一双七八公分高的黑色尖头细跟鞋走出了家。

    苏羽棠带着助理楠姐进入会场地的星级酒店,楠姐今天穿着她送的抹胸礼裙,整个人很是明亮大气,楠姐也甚是开心,还和苏羽棠在留影处合影了一张。

    苏羽棠和楠姐在安排的倒数第六排位置坐下,酒会前先由竞标公司进行项目大致的阐述,不用公开造价,现场有公证人员监督进行,以示公平公正。

    她不是竞标公司,而是靠关系进来看看哪家公司能中标,再对哪家公司进行注资共赢。由于「精控之芯」是数据中心项目,造价大,利润高,基本A市影响力强的集团都来了。

    她听说位置排序是按照商界的影响力和规模来的,她向第一排看去,在想什么时候能坐到第一排去。

    却在第一排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后脑,她心咯噔一声,她歪着身子看去,想要看清那人长什么样,奈何那人坐的太周正了。

    接着那人隔壁的男人递上一只雪茄,属于那个后脑的男人微微偏头,露出三分之一的侧颜,他接下了雪茄。

    是江睿,他回国了?什么时候的事?而且回国也不联系她?她心里咕嘟咕嘟冒出一连串的问题。

    她见江睿脑袋又转了回去,大手拿着雪茄在把玩着,前面高台上已经在阐述了,楠姐拿出纸笔记录起来。

    现场不允许带任何电子设备,进入会场前有专属的地方存储,进入也需要走感应门,现在苏羽棠想给江睿发消息质问都没有办法。

    她盯着江睿的后脑,都快把他盯穿,心情更是十分复杂,索性先压下各种情绪,投入到高台上。

    近两个小时后,苏羽棠都听累了,都是较为普通的设计方案,没啥特别了,她作为外行都觉得一般。

    接着是江氏集团的负责人阐述,苏羽棠见是江睿旗下的得力总经理,好像是姓莫,具体名字她忘记了。

    江氏集团设计的方案十分有亮点,在精美的外观下设计合理,更富有人性化,更将人工智能应用到极致,周围出现不少小声称赞的议论声。

    江氏负责人阐述完毕后,邀请江睿上场揭晓他们的底牌,苏羽棠腹诽,这莫总还挺会做事。

    江睿站起身,朝高台走去,今日的他身穿一身浅灰色格纹英式西装,白衬衫配同色系领带马甲,穿的很规整,不似他平时的随性,发型利落后梳,将凌厉精致的五官全露,他边走边扣着西装扣。

    苏羽棠见他迈着从容稳健的步伐,身高肩宽,背挺腿长,不常见他穿浅色,她曾以为黑色是被他承包了,加上江睿嘴角淡勾,将他衬托的很是儒雅沉稳,还带了些平易近人之感。

    江睿走向前,自信的神色向台下扫视一圈,苏羽棠漂亮的容颜落入他眼里微秒,他即刻撇走目光,视线落在前排的数控中心项目管理人员上,揭晓底牌。

    “建设交由江氏,项目落成,江氏智能汽车将与精控之芯签订未来五年的服务器租约。”声音铿锵有力,高傲自信的气势震慑了众人。

    一声声小声的“卧槽”回荡在会场,江睿这送单博项目的操作惊呆众人,他还做的这么明晃晃的。

    连苏羽棠都没料到他将‘贿赂’做的这么光明正大,还……,她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她见江睿坦然走下高台,坐下,可又觉得这就是江睿。

    多时后,竞标结束,居然没有当场宣布哪家中标,说一共有四家中意的,需要进一步考察,让大家静待佳音。

    苏羽棠估计这就是在哄抬身价。

    她提起裙子向江睿走去,他身边却围绕很多人跟他打招呼,更有不少美女,他都礼貌回应,对方伸出手,他也回握了!

    苏羽棠不爽地撇撇嘴,但还是站在不远处等了好一会,有人来跟她热络,她都快速拒绝了,见和他笼络的人几乎没有了,她急步靠近。

    “江睿。”苏羽棠叫住提步要走掉的江睿。

    江睿停顿,侧身,完整将苏羽棠今日妖娆妩媚的动人样看进眼里。他视线在她胸口扫过,眉头微蹙。

    转瞬视线落在她脸上,神色无波无澜,“苏总,有事?”语气疏离客气。

    苏羽棠皱眉,苏总?他怎么这么称呼她?她心里的不安感加重,她其实从葬礼上就感觉到江睿的不对劲,可一直没机会搞清楚。

    “你叫我什么?”她的语调有了几分娇嗔。

    “有什么问题吗?”神色语气照旧。

    苏羽棠看着江睿冷淡的态度,心瞬间被揪扯,这下她真的知道了,他选择和她彻底划清界限了。

    她无声吸气一口,压制着心口地闷痛,换上标准的职业微笑,走近一步,“没有问题,好久不见,江总。”向他伸出手。

    江睿对她微微颔首,“嗯。”却并没有伸手,苏羽棠就一直不收回手。

    江睿压眉,不情愿地将手伸出随意握了一下她的手就抽回了,快的苏羽棠想做点啥都没来得及。

    江睿便转身离开了会场。

    苏羽棠瞧着他移动的背影,锥心之痛泛起,她紧咬嘴唇,极力压抑外溢的泪水,不停地用鼻腔喘气缓解疼痛。双手紧抓在大腿肉上,还越来越使劲,她已经感觉不到肉体的疼痛了。

    楠姐这时走了过来,看她状态不对,对她关心道,她回复没事,走出会场,拿走电子设备后,想直接离开,她此时不想再参加晚上的招待晚宴了。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