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总裁失忆后.他为爱下位(微虐男) - 第九十二章江睿被口交爽翻(高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浴室洗澡,苏羽棠才发现江睿将她送的儿童手表戴在另一只手腕上,还用她给他包扎的丝巾缠盖住,难怪他不情愿跟她握手呢,她觉得江睿骚的不得了!

    洗完澡,两人穿着浴袍坐在餐桌上用餐,江睿将自己手上那盘牛排切好,换给了她。

    她得意笑了,“江睿,你猜,谁是世界上最骚的男人?”小表情调皮的紧。

    江睿把刀叉往餐盘上随手一放,“哐当”,“你要不吃,想让老子操你,就直说,老子现在就满足你。”表情语气都很不善。

    江睿见苏羽棠自从发现他手腕的小秘密,整个人就嚣张的不行,给她洗澡时就说他骚,真是欠收拾。

    狗男人,苏羽棠在心里暗骂一句,面上却是,“没有,我吃呢。”插去牛排吃起来,给到他一个讨好的笑脸,示意他也吃呀。

    江睿抿唇眯眼,看了两眼腮帮子鼓鼓的苏羽棠,心道这女人越来越难对付了,以后他有的玩了,他不自觉勾唇,继续吃起牛排来。

    与狗的博弈正式拉开序幕,没有人发出挑战书,而是都全力在彼此身上使手段!

    吃完饭,苏羽棠定制的情趣用品,让主理人安排人给她送到了酒店,还让帮忙带了很多其他的东西。

    她之前买的狼人套装她很满意,所以后面又定制了很多,还额外给了很多费用,江睿终于回来了,她得把失去的快乐全部让江睿给她补回来!

    坐在餐桌上喝酒的江睿见她拿东西走进来的样子甚是熟悉,“拿的什么?”

    “好东西。”她笑笑,往浴室走去。

    好嘛,江睿皱眉,她又搞这一套,这次他绝对不可能同意。“你别白弄……!”

    “啪!”浴室门关上了。

    “操!”

    他端起酒杯,走到面向落地窗的大沙发处,坐下,欣赏起夜景。

    外面灯火通明,璀璨的灯光如繁星般撒落,在黑夜里编织出一幅绚丽多彩的奢靡画卷。

    一会在落地窗前他要后操宝宝,把她操到说不出话,江睿抿上一口红酒,得意的想。

    不多时后,江睿看了会手机,恶补了一点课程,等的不耐烦了,去敲门,苏羽棠在里面说等一下,他只好再次回到沙发换了个方位坐下,打开投影,选了一部犯罪电影看起来。

    *

    苏羽棠换好衣服,拉开门,开心地走出来,“啊~!”她一声低呼,刚出来就看到一颗血淋淋人头落地,她闭眼,下半身都要凉了。

    江睿听到动静,朝她的方向看去,“操!”被她的打扮惊到了,仔细看她闭眼皱眉,一副害怕的样子。

    他再将视线落到投屏上,电影画面确实太血腥了,“操!”他迅速将投屏关掉。

    再快速站起身,撑在沙发靠背上,一个翻身越过沙发,秒速奔向苏羽棠。

    将她勾抱进怀,“别怕,宝宝,我已经关了。”在她背脊抚慰着。

    苏羽棠在他怀里呜呜两声,“江睿,你也太破坏我情绪了。”

    “没事,哥哥再给你调起来。”说着抚慰的手都开始乱摸起来,手都要伸到她股缝了。

    苏羽棠推他一把,退离怀抱,“哎呀,你先去把手洗干净!”

    “好!”他的声音哑欲的紧,再低头睨她一眼,缓气走进浴室洗手。在明亮灯光浴室里,墙面的镜子映照着苏羽棠跟着走进洗手间的身影。

    江睿看的一眨不眨,太他妈迷人了,宝宝总能迎合上他的性癖,她几乎全裸,挺翘的奶子上穿着毛茸茸的胸罩,只遮住了奶头,脖子上戴的是毛茸茸的项圈,细腰上挂着布料很短的露逼粉裙,还是透的,一双到大腿的白色长袜。

    关键人还扎了两个散辫,前面有些短发遮住额头,衬的一双眼睛又大又圆,像是会说话,更带了个兔子耳,跟着软垂下来,太他妈纯欲了!

    他的呼吸热的不得了,鸡巴硬如铁,肌肉更是紧绷着,他通过镜子对上她的视线,“宝宝,转过身,我要看后面。”是磁欲的低音。

    “哦。”苏羽棠忍着羞赧转过身,他也转过身,她白皙透亮的后背几乎全空,只有腰窝上的丁字裤细带延伸直股缝,圆翘的屁股蛋子看的江睿鸡巴在抖,股缝后穴处有个兔子圆尾,她还故意扭了扭屁股,圆尾跟着乱晃。

    “操!”江睿眼眸被欲火瞬间烧红,极速将睡袍脱掉,露出极具侵略性的裸体,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抖动,胸肌最为明显,腿间浓密的耻毛中立出的粉色大鸡巴长直,粗大到在走动过程中,快成水平线,龟头上翘,棒身的经脉鼓胀,马眼冒着水。

    他两步并一步,跨到她身边,正准备勾起她的小屁股插操,苏羽棠却在他手中转了身。

    “等下,江睿。”她还没让他穿情趣衣呢。

    “等个屁!”他可不傻,想再弄他的屁眼想都别想。

    他直接从后勾抱上她的腰肢,臂膀固定她的后腰,大掌抓在她腰侧。另一只手直接下摸到肉瓣,勾开丁字裤细绳,长指灵活拨开,中指直接插进逼穴,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啊~,”动作快的苏羽棠被插的上气不接下气,兔子软耳动了起来,“先别~嘛,阿睿~,”他推不开江睿健硕的身体,她烦死了。兔子耳半立。

    江睿完全不听,中指快速在微湿软滑的逼穴里抽插着,他的呼吸也浓重不行,再快速插进两根手指,逼穴紧紧将他三根手指包裹住,抽插的声音大了起来,穴道也被他插出了水液。

    兔子耳因她高涨的情绪一只全立起来,一只半立,她整个人跟一只真兔子似的。

    “好~涨!”苏羽棠皱着一张脸不满道,她扭身并腿,丝毫不影响他,“阿睿~哥哥,嗯~这次不会~疼的~哈~,”

    江睿就当没听见,觉得她够湿了,抽出手指,抱腰的手抓捧上她一边的小屁股,施力抬起她的腿根,握着鸡巴,长腿弯曲。

    用鸡巴灵活滑开她的肉缝,马眼上的水液蹭进逼缝,滑嫩感江睿爽的眯眼,龟头快速插进逼穴,暖箍感再次来袭,江睿抽气,握鸡巴的手抽离,两手配合禁锢她扭动的身躯,鸡巴往里插,把人往起抱。

    “啊~!”苏羽棠感觉是一块热铁插进了她逼里,还越插越深,她也越来越涨,她咬上下唇瓣。

    江睿却被她穴道紧箍的舒服极了,眉头开始紧皱,黑眸睨着她受不了的样子,兴奋的硬往里插,越往里插越暖越紧,他也越来越爽。

    苏羽棠双脚已腾空,她下意识抓上他的肩肌,“嗯~江睿,真的,这次我给你准备了润滑油!”她忍着涨痛感快速说出让他接受的方法。

    “额~”她再次咬上唇瓣。

    “呼!”江睿将鸡巴插进去一大半,也将她完全抱起来,“润滑油?”他欲眸里有了疑惑,却将她抱的更贴近他的鸡巴。

    “额~是。”苏羽棠再一次被重噎,眉蹙的更紧,“太涨了,你等下。”

    江睿劲腰小幅度抽插起来,“那上次怎么没有?”他浑身肌肉鼓起,强大的力量在蓄势待发的边缘。

    “嗯?”她才记起上次故意没给江睿用润滑油的事,她脑袋找补起来。

    江睿见她眼珠乱转,重插起来,“说实话!”声调冷硬。

    抽插的水声落入苏羽棠耳里,“额~,上次是我~故意的,谁让你骗我!哈~,轻点~,”她的手抠上他的肩肌。

    “呵,宝宝,老子还真是小看你了!玩老子玩的这么狠。”他劲腰动的更重更快了,黑眸浮起凶残,龟头紧逼她的宫颈。

    “不要~啊~,”苏羽棠被她插操的浑身颠起来,牙齿差点咬上舌头。

    “老子要把宝宝操到只能说要!”声音嚣张,江睿鸡巴肆意在穴道里驰骋,紧致湿暖的穴道让他爽意增加,呼吸声逐渐高涨,鸡巴的形状出现在她的小腹上。

    镜子里,身高肩宽,臀翘腿长的江睿极具爆发力,强劲的劲腰前后动的贼快,股缝因前后挺动一张一闭。

    他把苏羽棠完全盖住了,只能看见他腰间苏羽棠细长的小腿打着颤,肩肌上她抠挖的小手。

    “啪叽啪叽~”

    苏羽棠感觉小腹深处被插的顶痛,“嗯~,江睿,哈~我给你口。”她的声音被插的低软。

    江睿插操慢了下来,盯着她说话的真实性。

    苏羽棠好受多了,快速求和,“江睿,你别生气了,你放我下来我给你口。”

    江睿确实心动了,但又不能确定,鸡巴慢而重插到底,几乎整根全入了。挑眉,“真的?”

    “额~真的。”她刚松开的眉又蹙上,江睿现在怎么这么难对付了,弄伤他还不因为他骗人嘛,等晚点再跟他算这笔账。

    “那要给老子口射,还要把精液吃下去!”他语气强硬要求道,鸡巴强硬逼迫在逼穴里。

    “好!”她的声音有些抖。

    “咕叽~咕叽……,”

    江睿还在抽插,还重顶上她的宫颈口,“嘶~”马眼被吸,他眯眼。

    “痛!”

    “宝宝要是骗老子,就把宝宝的小逼操烂!”狭目睨着她,声音很轻,调调却有狠劲。

    “这次真不骗你啊!”她的腔调带了怒气。

    江睿抽气,将她放了下来,鸡巴逼穴抽离出来,弹在她小腹上,棒身湿漉漉的。

    为了被口硬生生将爽感中止,让他难受的紧,接着就摸上她头顶,把她头往下按。

    “哎呀!”苏羽棠扭头,“你先洗洗啊!”

    “你给我洗。”声音极其压抑。

    *

    客厅里,苏羽棠蹲在江睿双腿之间的地毯上,他靠坐在沙发上,睨着她很仔细地在清洗自己的鸡巴,鸡巴被她轻搓滑挼着,加上她穿的这一身刺激人视觉的布料,他舒服的要死,重口喘气,声音磁欲极了。

    听的苏羽棠穴道深处酸痒起来,加上他精壮的身材近在眼前,手上的凶器滑硬。已经垂下来的兔耳轻微抖动,加快手速,白色绵密的泡沫逐渐出现在大鸡巴上。

    洗液香甜的西瓜味充斥进两人鼻腔,“西瓜味?”江睿挑眉,居然还有西瓜味的沐浴露?

    “嗯,有利于我下口。”这是她专门从情趣用品主理人那定制的可入口的洗液。

    “那还撸这么快?还以为宝宝是想把哥哥撸射?”江睿唇角勾着,神色却锐利地盯着她。

    “没有,我就是情不自禁啦。”她的声音有些娇嗔,放慢手速。

    “宝宝想要了?”

    她撇嘴不答,男人有时候太聪明也不好,她用婴儿湿巾给他擦起泡沫。

    江睿长臂一伸,摸上她的头顶,“宝宝乖,哥哥一会也给宝宝口~射。”此时他放松的声音好听的很,还故意拖尾音,重咬‘射’字。

    苏羽棠皱眉,把鸡巴上的泡沫擦干净,再擦耻毛上的,“女生怎么射啊?”

    江睿笑笑不说话,女人射当然是尿。

    苏羽棠看江睿没憋什么好屁的样子,眉皱的更深了,“江睿,我吞了你的东西,你就得带我想玩的。”

    江睿此刻爽意上脑,“行,吞了精液,就听宝宝的。”

    苏羽棠紧咬一下牙齿,启动牙齿上的口交套,口腔里开始溢出西瓜味的浓缩液。

    苏羽棠定制的口交牙齿套,就像隐适美一样的牙套,只不过在每颗牙套的牙齿上都注入了她喜欢的味道,而且它还有分解精液腥味的功能,将精液转换为牙套注入的凝缩液味。而且牙套包着牙齿上的锋刃,口交不会咬痛对方。

    她握着鸡巴,低头慢慢将极具攻击性的鸡巴送进嘴里,先是含进龟头,口被撑开的有些大。

    “嗯~,”爽的江睿闷哼,直接一掌摸上她的下颌,一掌摸上她的后脑,两掌配合下拉和下压,加上鸡巴再微微深顶,鸡巴直接顶进她的喉腔,插进去大半截。

    “啊~操!”她的喉腔突然紧缩,江睿爽的一批,浓重的呼吸还带着肌肉的抖颤,胸肌转瞬散发水光感。

    “嗯~嗯~,苏羽棠掐在他人鱼线上,爽感瞬间转为痛感,江睿松开大掌,苏羽棠吐出鸡巴咳了起来,鸡巴上满是她的口液。

    “江睿,你想弄死我直说!”她的脸都红了。

    “哥不对。”揉上她的发顶,他痛的也很想发脾气,但见她难受就忍下了。

    苏羽棠顺两口气,“你别动手,我自己来,不然我就不口了。”

    “好。”江睿再故意把鸡巴一顶,“来吧!”

    她再次握上鸡巴,张嘴含下,吸舔起来。

    江睿的呼吸再次浓重起来。

    苏羽棠口里的西瓜液,加上棒身西瓜味,她觉得越吃越好吃,跟吃棒棒糖一样,把江睿小半截鸡巴又舔又吸,就是这棒棒糖太粗太大,费腮帮子。

    “啊~对,宝宝再深点。”江睿爽的腹肌乱卷,踩在地毯上的大脚脚趾蜷缩着,一手捋抓着额发,一手紧握成拳。

    苏羽棠再慢慢深含,江睿忍不住想顶胯,喘息压制,“宝宝,给哥哥吃下蛋。”

    她此时见江睿这么喜欢,她也不难受,配合起来,想要让他舒服,但事后她会索要高回报的。

    她吐出鸡巴,舔过棒身,头侧歪,将他下方的一颗睾丸含进口中。

    “哈~,”江睿感觉灵魂飘出了体外,他难耐的不行,“宝宝,快,撸鸡巴。”

    苏羽棠配合地含蛋蛋,撸鸡巴,再吃鸡巴,虽然只含吃了半截鸡巴,但此刻依旧爽的江睿命都愿意给出去。

    眉头紧了又松,突出的眉骨也跟着动着,因她小嘴小舌给鸡巴和蛋蛋带来的酥感蔓延至全身,脑皮层尤为显着。

    他饱满的唇瓣微张,重口喘息,耳里听着苏羽棠吞咽口水的声音。马眼不停地冒水,融入她口腔,变成西瓜味。

    江睿极度忍耐着射精的欲望,在她口中享受了一刻钟多,苏羽棠口累了,腮帮酸的要死,“江睿,你怎么还不射?”

    江睿下睨着她含着鸡巴腮帮鼓鼓地说话样,太有feel了,他的蛋都硬了,“宝宝用力吸一口,哥哥射给你。”他的嗓子已经哑了。

    她含着一小半鸡巴,用力一吸。

    “嗯~操~哈~,”江睿鸡巴惯性深顶一下,在她喉腔击射出精液,又浓又多,鸡巴因射精不停的抖动。

    “哈~哈~,”江睿眯眼觉得看到了天堂,脑垂体在脑里不停的放烟花,肾上腺素刺激他的每一条神经,酥麻的快感传遍身体的每一个毛孔。

    他浑身水光,胸肌抖动,腹肌卷动,臂肌和腿肌紧绷,脚趾不停抓扣地毯。

    苏羽棠咽下喉腔的精液,想要吐出鸡巴,江睿按住她的头,“先别动,再~等下。”还再捧着她的头上下动了几下,小嘴又口撸了几下鸡巴,延长了他十足的快感。

    耳里是江睿很爽的呼吸声,很好听,她就配合起来,半分钟后,江睿整个人松弛下来,气息依旧很重,嘴角是满足的淡笑。

    松开她的脑袋,苏羽棠吐出鸡巴,精液早就咽完了,她完全不难受,就像喝了杯西瓜浓汁。

    江睿狭目半合,见她真就一滴不漏的将他的精液吞了下去,更满足了,笑容更大了,长臂一伸,将她勾抱进怀。

    “宝宝好乖,哥哥爽死了。”与她额头相抵,发光的黑眸凝视着她。

    “以后多吃几次哥哥鸡巴,宝宝想要啥都行。”他说的情深意重。

    “哦,就想你陪我玩。”她说的轻松。

    “好!”他笑着吻上她的唇瓣,大舌刚伸进她的口腔,就退了出来。

    “甜的?”他挑眉,脸上满是疑惑。

    “嘿嘿。”苏羽棠的酒窝尽显,很是狡黠,“我找人定制的牙套,她可以将精液变成好吃的味道。”

    “这么牛?”江睿此刻觉得苏羽棠知道的高科技比他的公司的好太多了。

    “那再来一次!”他又兴奋了。

    苏羽棠噘嘴皱眉,“不要,你先陪我玩了再说。”

    “行吧。”江睿依旧很开心,以后他想让苏羽棠口,就没什么负担了,脑海里冒出她能随时随地给他口的模样,鸡巴又硬挺起来。

    苏羽棠从浴室拿出这次给他定制的玩具,更多花样了。

    ———————————————

    这就是为啥要写她俩都是有钱人设定、后面这种做爱的高科技设想会越来越多,男女主都有,主打一个都很快乐享受。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