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总裁失忆后.他为爱下位(微虐男) - 第九十三章Cosplay操逼(高h) po18l.c 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苏羽棠是资深动漫爱好者,有江睿陪她玩Cos,她可太开心了。

    这次是红狐狸款,苏羽棠把红狐发箍戴在江睿脑袋上,发箍照例蛰了他一下,他微微皱眉。

    “江睿,你戴这个也太帅了。”苏羽棠双眸真的冒出了星星眼。

    此时的他戴着可爱的大狐耳,跟他硬朗的五官形成了极致的反差萌。

    江睿瞧她喜欢的紧,淡笑,“宝宝总算说了句大实话!”缓解了被蛰的痛感。

    苏羽棠站起身同时把他从沙发上拉起来,拿起超大狐尾,在尾塞上抹上润滑油,递给他,一脸期待地仰视着他。

    江睿抿嘴叹气,下睨着她,“真的要塞?”

    上次后穴痛了他好几天,上厕所都出血,他又不好意思找医生,硬忍了好几天,而且那时候他还受伤了。

    苏羽棠眨巴眨巴大眼,点点头。

    “老子不想塞!”

    “这次真不会,这次的头做小了,而且是用软硅胶做的。”苏羽棠给江睿一个相信她的神色。

    江睿见她期待的样子,咬牙尝试往后穴塞去,有润滑油和设计的改良,塞进去真的就不痛,没有什么不适感,就有跟上次一样的微微异物感。

    苏羽棠更开心了,接着拿起黑色的项圈给他戴起来,项圈上的铃铛声让江睿皱眉。

    “不戴狗链!”他按住她的手,不悦道。

    她拿出耐心哄诱他,“阿睿哥哥,这才不是狗链,这是我专门给你定制的爱的铃铛。”话音软绵。

    江睿冷嗤,这女人又在这忽悠他。

    苏羽棠见他不上钩,继续道,“你想,阿睿哥哥带上这个,我们做的时候,它响起来肯定很动听,我会更喜欢这样的阿睿哥哥。”

    江睿压唇,“行!”他松开按住她的手。

    “不过,一会操宝宝的时候小嘴也要这么甜。”

    苏羽棠睁着大眼点头。

    后面她不仅给江睿带了脖圈铃铛,还给他带了黑色胸肌带,类似西装固定带的穿法,但中间多了两条横向带,贴在他饱满的胸肌上,衬得胸肌更大了,乳头粉嫩嫩的。

    看的苏羽棠满意的吸气,感觉鼻腔热热的,她的脸蛋也热热的。

    江睿下睨着她咽口水的模样,勾唇,低头,凑在她耳边,“宝宝你好~色啊!”

    他低磁的笑音让苏羽棠唰的一下脸和耳朵都红了,微微偏头,和他得意的视线对上,“额~对你色,是看的起你!”她找补道。

    江睿直起身,笑着点头,“对,宝宝说的对。”他心情好极了。

    接着抱上她,想要操逼,“现在能做了吧?”要把她操到说不出话还没实现,他都已经射了两次了!怪没面子的。

    “等一下。”

    “还等?鸡巴说了,他等不了!”

    “马上。”接着苏羽棠快速给江睿在他大鼻骨上贴了一个创可贴,再给他耳垂上带了芒星磁吸耳钉和圆形耳骨夹。

    更重涂口红,拉下他的脖子,在他脸上印了个唇印,顺便在喉结上印了一个,弄的铃铛响了起来。

    “怎么不印在嘴上?”江睿有些不满道。

    “印那不够骚!”苏羽棠笑笑,吐出调皮的小舌头。

    江睿皱眉,她这是什么癖好?他空掌打在她小屁股上,“男人能用骚吗?”语气硬了起来。更多类似文章:h unzi rj.co m

    拍的她一抖,奶子跟着一颤,“哈~,这是夸你的话,就是说你让人有冲动!”

    江睿眯眼,“那就好好夸!”顺势再次抓上她的奶子,前面一直想摸,刚碰上就让他别动,弄完再摸,他都停了多少次了!

    “你先别动,我就好好夸。”

    江睿老实放下手,听完再摸,不亏。

    苏羽棠后退半步抬头盯着自己打造出来,正在转头的骚男人,狐狸发箍下发丝黑密,额头饱满,眉骨突出,黑眉有型,狭目有神,鼻梁高挺,唇瓣红润饱满,面颊还微微泛红,下颌线条完美且硬朗。

    而创可贴营造出的破碎感又柔和了他的五官,耳钉耳骨夹增加了氛围感,红唇又增加了诱惑感,再加上他戴的项圈和穿的胸带,简直就是她心中最完美的骚男人。

    她可太喜欢了,心脏不停的噗通噗通狂跳,双眼亮晶晶,“江睿,你真的好~骚啊!”她甜甜的嗓音说出离谱的话,兔耳还跟随她的说话声直立。

    江睿眯眼,肌肉勃发,拉臂搂腰转身,秒速将她压在沙发上,苏羽棠连啊都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只听见了大量的铃铛声。

    他覆在她身上,“宝宝,你这张嘴真是欠收拾!”

    顷刻霸道地亲了上去,大舌伸进口里将她的小舌勾缠进嘴,加力吸吮她的小舌。大手抓握上她的奶子,加力揉捏。

    “疼~”她说话声是大舌头音,眉头紧蹙,舌头都被吸麻了,胸也被抓的生疼。

    江睿的手指去找摸奶尖,发现毛茸茸的奶罩中间奶头是没有遮盖的,而是隐藏在软毛里面,真是大有乾坤。

    江睿兴奋地松掉小舌,转战奶子,长指拨开胸罩上的软毛,奶尖从中间露出来,粉与白的对比,看着特别刺激,他的狐狸耳开始抖动起来。

    他炙热地呼吸喷在奶尖上,弄得苏羽棠胸口有些痒,她也没想到这个胸罩的设计会是这样的,但见江睿这么兴奋,也觉得没买错。

    “啊~”江睿将她的奶头含进嘴里,吸咬,轻扯,软毛蹭在他脸上,刺激的苏羽棠哼唧起来。

    另一只手也拨开另一边揉搓奶尖,让奶尖变成湿漉漉的奶头,奶头再吸咬成奶果,再换咬另一只奶尖。

    苏羽棠耳里听着他吸允奶头的水液声,痛感过度成了酥麻感,穴道深处开始不停地分泌水液,她的兔耳一只立起,一只被压在沙发下,他见江睿的狐尾立了起来,在他身后摆动,她喜欢的不停哼唧。

    从远处看就是狐狸人和兔子人在亲密交融。铃铛声格外的诱人。

    江睿将奶尖都吸咬大后,向下转战,亲吻到她小腹,两手抓奶子,到了私处,牙齿掀开短裙纱料,内陷一根细带的白嫩阴阜落入他眼里。

    苏羽棠知道他在盯着她的私处看,不想露怯,她感觉下面流了好多水,还有不能让江睿发现……,她拿过手机,将灯光调到昏暗状态。

    “干嘛关灯?”江睿不悦,还没仔细看他好几个月没见的小逼。

    “这样更有氛围。”苏羽棠喘息。

    “宝宝是不是害羞了?”他说完一口咬上她的阴阜。

    “额~。”她心一颤。

    江睿直接在她阴阜上种了一个吻痕,“宝宝在哥哥脸上印吻痕,我在宝宝小逼上印吻痕。”他刚透过玻璃看见她在脸上留下的口红印,加上她给装扮的,确实挺~骚的,但他不想承认。

    紧接着,他直起身,将苏羽棠的腿直接向上弯折至她胸口,一只手肘轻松压住,再俯头含入她的小逼,舌头伸进逼缝。

    操!好多水液,他勾唇,将她的水液吸入口中,“咕咚咕咚”吞咽的声音格外的响。

    听的苏羽棠哼唧声更大了,她舒服的不自觉把腿张的更大,江睿有力的大舌在她逼穴口来回重钻,吸允力已把她身子吸软。

    江睿觉察到她更配合的反应,直起身,开始算账,和她迷离的目光对视,昏暗的灯光下,江睿的双眼发着出奇的光采,下巴和嘴角都湿淋淋的。

    “哥哥还是喜欢宝宝的原汁原味。”他笑的痞气,一口整齐的牙齿很白。

    苏羽棠喘息蹙眉,他说的这是什么虎狼之词啊?

    江睿轻轻抚摸上她的阴蒂,“宝宝的这张嘴就是比上面的嘴听话。”

    这种蜻蜓点水的轻抚,片刻之后,搞得苏羽棠有些难受的紧,“江睿,哈~你能不能用力点?”她小声提出她的要求。

    “哦?”江睿挑眉,“宝宝要多用力,说出来,哥哥肯定满足。”再轻一下重一下按在她的阴蒂上,指背在穴道口轻柔滑拉,把刚等她时补的课充分实践。

    “额~,”苏羽棠闭眼,对他这样的操作忍受了好一会,她受不了了,“江睿,我要你很用力的~操我。”

    说完她的脸热红热红的,她第一次在较为清醒的情况下说这种话。心里暗骂他狗男人,以前高潮基本都是他主动给的,现在还非要拿捏身价。

    “操!”江睿被她温言软语的要求给刺激的兽性渐起,肌肉勃发,“宝宝,自己把腿抱住。”

    苏羽棠顾不了什么了,配合地把自己的双腿抱住,腿面压在胸口上,小腹紧张地浮动起来。

    江睿撸动两下鸡巴,粉大的鸡巴更加硬挺了,龟头怼在半开的逼口处,“哥哥这就用力操烂宝宝。”一鼓作气鸡巴重插进穴道。

    “啊~,”苏羽棠被插的涨噎住了,和想象的感觉不一样,她想江睿这体量不适合弄强进这一套,抓腿的手陷进肉里。

    “哼~,”江睿被全面包裹的紧致水滑感裹挟了肉体,美妙极了,劲腰快速顶动起来。“这样操宝宝够不够用力?”

    他俯下身,手肘撑在她两侧,大掌捧上她的小脑袋,紧盯着她难耐点头的表情,龟头故意往她的G点处去戳,腰动的快,亲吻也落得快,额头,眼眸,鼻尖,唇瓣,香酸的水液蹭的她满脸都是。

    江睿心里涨涨的,失而复得的感觉他并不想体验,他更喜欢一直拥有。但对于她,他知道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但她没得逃了!

    他俯在她耳边,勾唇,“宝宝小逼在下雨吗?,是不是喜欢死哥哥的大鸡巴了。”故意的成分浓烈。

    “咕叽啪叽”的声音和铃铛声肆意交织。

    苏羽棠此刻欲望上头,没心情跟他斗嘴,她快要到了,“哈~江睿,再快点。”

    江睿眸光闪现,“叫老公,就给宝宝。”他乘她之危,拿下新身份,既然她都亲口答应了,那她就没得选。劲腰反而故意慢了下来,鸡巴在G点处隔靴搔痒。

    她递增的快感戛然而止,她要烦死江睿了,“不叫!”抽掉抓腿双手,捧上他的脸,直接一口咬在他下颌上,下口不重,但留下了牙印,“你简直坏死了,你能不能给?”

    被她娇嗔的模样勾的江睿征服欲爆棚,“亲一口就给!”鸡巴开始在穴道壁上碾磨。

    苏羽棠痒的想动腿,却被他的身体紧压住,她喘气盯着江睿嚣张的贱样,心一横,偏头,亲在了他喉结上,重重地吸允起来。

    一种神奇痛感蔓延至心脏,致使鸡巴更硬了,“宝宝,你简直太欠操了。”话音是哑声。

    他直起身,她的唇瓣脱离他的喉结,喉结上一个红艳艳的吻痕。

    她双腿疲软的下耷,“宝宝,自己把腿抓好,不然老公就不操了!”他的声调逐渐变强硬,苏羽棠只好再次紧紧抓住自己的大腿。

    他再一手按在她的阴蒂上,一手贴在小腹的长包上,全力对着G点的上腹壁戳操,几乎使出一半的力量。

    再盯着他的鸡巴在她逼里来来回回,水液更多了,就像击打着泉眼,速度快到反复将带出来的水液再操进去,再带出来,在昏暗的灯光下,他的耻毛上都有了水光感。

    “啊~,”她的快感被重力衔接上,还是内外两个点被强力刺激,换气都接不上了,脸上的肌肤都麻了,他怎么这么极端,搞得她一会在天堂一会在地狱。她穴道的软肉都要被他戳烂了。

    江睿感受到她的穴道在逐渐收缩,妈的,太紧了,他太久没有刺激鸡巴了,在宝宝身上提高的射精阈值又降下去了。

    他腮帮紧咬,肌肉紧绷,绝佳的腰力让操逼水声铃铛声越来越急。

    “额~,哈~,”苏羽棠迟到的快感终于来了,她爽的不停的发抖,脱离现实的麻意让她毛孔都在舒张,心脏有些停滞,浑身沁出热汗,眼神迷幻,脸颊潮红。脚趾蜷缩。

    她的双手已软到无力抓腿,随意往下耷拉,江睿双掌按上她的大腿,让她保持弯折的形态。他抽气,穴道里在极力积压,吸嚼他的鸡巴,他紧急停下劲腰,大口换气,鸡巴在穴道蠕动。

    片刻,江睿强烈的射精感压制下来后,见苏羽棠还在高潮余韵中抖颤,抽出鸡巴,“啵,”水液也带出不少。放下她还在发抖的腿,站起身。

    快速将一节单独的沙发推到落地窗前,将她翻身,勾抱进怀,再拿过她手机,让她跪在沙发上,把她小屁股抬成蜜桃臀,“宝宝撑好。”

    苏羽棠高潮过后就变得格外依从,她双手撑在玻璃上,身体弯成了一个圆弧曲线,臀部高翘,瞟了几眼窗外的灯火阑珊,就见房间的灯光大亮,“别开~额,”

    他长腿半跪在沙发上,水淋淋的鸡巴迅速滑开湿漉漉软烂的逼穴,一个重顶抑制了她的话语。

    “不看清楚,操错宝宝的洞了怎么办?”他快速顶腰,这会真的清清楚楚地看着鸡巴将苏羽棠的嫩红的软肉带出来,逼口被他撑出极限,再次是他的形状,也只可能是他的形状。

    苏羽棠哼唧嗯啊的声音就跟着他的操弄起起伏伏,配合铃铛声叫的有滋有味的。

    他的大掌抓握在她浑圆的小屁股上,一手一个,刚好全握,他太喜欢后操宝宝了,尤其还能看见鸡巴在湿滑的逼穴里进出,颤栗的他呼吸声又重又厚。

    落地窗上半映照着苏羽棠难耐的面容,满脸通红一直延伸至全身,唇瓣张着,一直在不停的换气,喉腔不停的在发声。头顶的兔耳全立,双马尾在空中甩出超大弧度。

    她身后带着狐耳的江睿紧盯着两人的结合处,耳朵在不停的抖动,他身后的大狐尾高立也在摆动,赤裸的上半身全是汗,戴的铃铛项圈不停地敲击在锁骨中间的肌肤,胸带下的胸肌一直在抖动,鼓起的臂肌往下是在搓揉小屁股的大掌。

    突然,他眉骨下压,狭目凌厉,鼻骨上的创可贴和唇印都中和不了他的凶相。

    ———————————————

    没有污名化任何动漫人物,只是性癖,谢谢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