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总裁失忆后.他为爱下位(微虐男) - 第九十四章暴戾操逼后入(前暴力h后温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他搓揉小屁股过程中发现她后穴处的兔尾是用细绳固定的,并非像他一样,插进后穴。

    明明问过她,兔尾也是插进去的?她点头了。

    好啊,他心一横,将整根鸡巴全插进穴道,逼上宫颈口,马眼瞬间被吸纳,江睿满意地揉臀。

    苏羽棠痛的打颤,“啊~,太深了,疼!”

    江睿已将心疼压下,只想在她身上获得更多快感来补偿他,微俯身体,大掌薅抓上脑袋两边的马尾,手掌太大,连带兔耳也抓在手中,另一只大掌抓揉上奶子,好不怜惜地揉搓起来,劲腰急速顶动,恨不得操翻她。

    “啊~啊~,”多点位的疼痛让苏羽棠觉得浑身都疼,尤其头皮的疼痛让她仰头,“额~,”喉腔发出的声音都变成了奇怪的腔调。连撑着玻璃的双手都松开了,在空中乱划。

    她小脸扭曲,沁出泪水,浑身都在抖颤。“疼~太~呜呜~疼了~,”她反手去打他,打在他的臂膀上,反而打疼了她的手背,但还是不顾一切去打。

    就见江睿分明是一副烧红眼的模样,一把紧抓着她的头皮连带头发兔耳,臂膀上的条条青筋尽显,被她打烦了,身子已直立起,长腿为了对应她的身高,跪在沙发上并未直立。

    整根鸡巴操进穴道最深处,插戳上宫颈,劲腰顶的又快又重,恨不得将睾丸都塞进她小逼里,她的臀尖拍击在他人鱼线处,发出超大的“啪啪”声。已将她操出身体惯性,翘臀顶出去会反弹回归,再顶,再回弹。

    臀尖被击打的通红,连阴蒂那一片的软肉都全面被他粗硬的耻毛摩擦着。

    江睿操的舒坦极了,是他少有的放开了操的境况,之前多多少少顾念着她的体格,都有所收敛,但现在他不想收,谁让她太欠收拾。

    他浓郁的呼吸声,脖子的铃铛声和她的哭喊声交织,奇怪的紧,却格外刺激江睿的性欲,他的红色狐尾摆动的剧烈。

    苏羽棠哭噎着,扭臀躲避操弄,江睿大掌拍打在她臀侧,“再躲,老子操烂小逼!”口气冷硬。

    她小腹上长包跟江睿一样凶悍在急速变化。

    “呜~,”打的她身子重抖,加上他的狠话,穴道不自觉收缩起来,吸咬挤压的江睿颤栗的紧,头皮发麻,爽的重喘一口。

    他勾唇,没有笑意,挥着大掌继续“啪!”“啪!”重一下轻一下拍打在她臀侧,臀肉上留下一个个迭加的红印,充分享受这种穴道挤压吸嚼的感觉,顺便提高射精阈值。

    “额~”呜呜呜~啊~江睿,我要疼~嗯~死了……,”她仰头奋力喊出,腔调变的乱七八糟。

    “疼?”江睿再轻微紧抓头发,她的头后仰的更大,脖颈被拉的很长,打臀的手勾开兔尾,摸上后穴,“这样就嫌疼?老子还要操开宝宝的后穴!”边说边试探性往后穴戳去。

    他冰冷的话让苏羽棠心底泛冷,被他发现了啊,但没想到被发现后,他会变得这么恐怖,“啊~不要~,”她动腿向前爬,想要逃离他的性虐。

    她不知道那几天对江睿意味着什么,腰腹受伤,后穴受伤,尤其还被她抛弃了,在医院养伤的他恨不得灭了全世界,还被她耍弄,后面他拼命挽留她,她也丝毫不心软,几乎让他受挫到无以复加。

    找到她时,却因她的伤和身世,他将内心的情绪压在了心底,他的暴戾因子却被她这样的两套标准,全面刺激而出。

    江睿的大掌迅速覆上她的胯骨回压,她的穴道全面再吸纳他的鸡巴,臀面整个和他紧密贴合。

    “啊~,”苏羽棠泪水糊了一脸,小脸通红,轻微摇头,“额~求你了~,”她的身体不停在抖颤,她都快呼吸不及了,“好疼~啊~,”声调奇怪却凄惨。

    听的江睿心底的柔软被唤起,喘息叹气一口,松开她的头发,急速顶动的劲腰慢了下来,也没再深插。

    苏羽棠的头瞬间下垂,双手再撑在玻璃上,大口呼吸起来,小腹卷动,“呜嗯~呜,”她低低哭噎起来。

    江睿的心被撕扯,操逼停了下来,稍微俯低揉摸上她的发顶,“别哭了,我轻点就是了。”他语气无奈压抑,竭力控制他的暴戾因子和性欲,让他浑身的肌肉格外紧绷凸出。

    苏羽棠缓和片刻气息,扭头躲避江睿的抚摸,“江睿,你太混蛋了,我不跟你做了!”语调满是怒气,边说还往前爬,想要鸡巴脱离穴道。

    江睿把鸡巴再次怼进去,“你再给老子说一遍?”口气差的能燎原,他真的要被苏羽棠气狠了。

    “啊~,本来就是,疼死了,都不爽,做什么啊!”她蹙眉忍着顶痛说道,语气娇怒。

    江睿冷哼,“要爽是吧!”调整鸡巴在逼里的角度,往她下腹部捅去,劲腰继续顶动。“老子今天让你爽死!”语气甚是狂傲。

    苏羽棠真是触了江睿的逆鳞,哪有男人能接受说和他做爱不爽的?

    她被重顶的眉头没有松开过,但已经不再是疼痛了,她咬唇抑制感受,唇角的酒窝明显。

    下刻江睿一掌抓握上苏羽棠前颈,一掌按着她的胯骨,让她身子直立,脊背贴合上他的前胸,胸肌顶着她脊背,江睿带的胸肌带摩擦着她的肩背。

    他继续戳顶,坚硬如铁的大龟头,反复将穴道的软肉戳开,直达最深处,再被下腹部最深处软弹的嫩肉包裹吸纳,再连带水液半抽出鸡巴再顶操进去。

    他浓重低磁的呼吸声喷洒在她的耳迹,她的脖颈被江睿抓握在手,他的手肘压在她的胸乳上,背躯紧贴着江睿的胸肌,为了配合他的身长,她被江睿操的膝盖不停的脱离沙发面,她开始忘我地哼唧起来,呼吸被他的手抑制的时紧时松。

    江睿听着她低低的娇吟声,鸡巴更硬了,真想操死她,按胯的手指前伸,紧压她身躯,顺便摸上湿漉漉嫩滑的阴阜,颈腰顶动的更快,手指在阴阜上摸了又摸,喜欢的不得了。

    “老子操的宝宝爽不爽?”江睿又俯低咬上她的耳垂,她的小逼穴简直就是最能抚慰他的良道,只要鸡巴在里面,就觉得特有成就感。

    “啪叽啪叽~,”铃铛声,江睿的呼吸声,苏羽棠喘息娇吟声,都不间断交织,刺激的她越来越湿,激发的江睿更有性欲。两人的热汗交融在一起。

    “额~,嗯~,”苏羽棠唇瓣微张喘息,喉腔低吟,鼻腔呼出热气,她的手已反抓上他的胯骨,感受她的耳垂在江睿湿热的口中,穴道被他全面进攻,不留余地的操弄着,还不停的重插过她G点,再到小腹最深处的敏感点,连呼吸都掌握在他手中。

    她虽已浑身酥麻,身体像是被他通了电,心脏紊乱,她感受到,脊背上江睿炙热的身躯里如鼓的心跳,她倔强地在他怀中摇头,“不~。”

    江睿牙尖重咬上她的耳垂。

    “嗯~”她声音高涨。

    “不爽?”江睿抓握脖颈的手微微使力,让她头仰起,“宝宝下面的小嘴比上面的小嘴软多了!”含舔着她的耳垂说道,声音低欲。

    再顶操加重同时长指伸到阴蒂上,重重揉按。

    “啊~,”苏羽棠被刺激的实在难以忍受,身体在他怀里乱扭起来,江睿结实的臂膀在两个施力点加力,她只能在他怀里扭,却逃离不了被刺激。

    她的手扣抓上他的胯骨,江睿鸡巴开始不断配合往穴壁敏感处戳磨在秒速到达穴底插磨。

    “宝宝的小逼真棒,把老子的鸡巴全吃进去了!”他重喘的声音兴奋值简直要爆表。却没注意她小腹上的长包凸出的比以往都要明显。

    她的穴道湿软的不行,全方位吸咬他的鸡巴,这么柔软的地方放他最硬的命脉,真是绝佳的享受。

    苏羽棠觉得她要自燃了,身体的微电流不断在迭加,无法逃离,只能承受,麻的眼睛湿红。

    江睿操插穴道深处带来的电流,使她的身体达到承受极限,“嗯~,嗯~,嗯~,”一个低音调调的高潮音不断从她的喉腔溢出。

    她的娇躯开始不断发抖,脑袋完全后仰,后脑贴在江睿宽肩上,浑身变得紧绷,脚趾蜷缩,小腿乱蹬,蹬向江睿,太阳穴在发颤,脑袋联通眼眸在放烟花,炸的她噼里啪啦。

    “好难受啊~”她不自觉说出无法承受的感受。

    她的穴道紧搅的江睿腮帮紧咬,肌肉拉紧,速度不减的情况下,强控射精,汗水直流,继续操逼,不间断享受小穴里高潮吸压的滋味。让江睿又爽又痛。

    耳里听见她的话语和反应,得意极了,抓她脖颈的大手上挪,将她脸掰向他,她小脸全红,有不少汗珠,眉头蹙着,双眸闭着,唇瓣微张,还跟着他的操弄微微发颤。

    娇俏的模样让江睿忍不住衔住她的唇瓣,轻轻拉扯,吸咬几口,“这回老子让宝宝爽没爽?”

    苏羽棠高潮余韵无法回应他,江睿见她没有回答,按压阴蒂的手继续使力,鸡巴也继续重顶重操。

    苏羽棠转瞬又来了一次高潮,甚至比上一次更猛,不停地在他怀里乱扭,“嗯唧”声不断。

    穴道挤夹的江睿热汗直流,咬她唇的力道都不自觉加重,他的腰臀酥的要命,他不想忍了。

    在她紧缩的穴道冲刺,按压阴蒂的手来到了胸乳上,抓住一只晃动的胸乳,使劲揉捏,拨开软毛,拉扯奶头,抠戳奶孔。

    苏羽棠不停的抽气,爽的不知所以然,江睿松掉唇瓣,重喘声结合铃铛声在变大。他的狐尾直接立的直直的。

    他想射的不行了,开始不停的要回应。“宝宝,爱不爱老子!”

    “哈~爱。”苏羽棠已完全被爽懵,真心话从心口吐出,声音娇软。

    “爱老子就让老子鸡巴一直插里面?”

    “嗯。”

    “宝宝的逼是不是老子的?”

    “是。哈~”

    “好,宝宝记住你说的,别框老子,不然,就把宝宝关起来,每天只给宝宝吃老子的精液。”

    “吃。”

    江睿操逼勾唇,“吃什么?”

    “吃~精液!啊~,”

    “操!”江睿操红了眼,“宝宝,你他妈绝了!老子这辈子真他妈栽你这了!”说的咬牙切齿。

    他的眼睛变得湿热,心跳不止,重操近百下,一声高哼,在穴道深的不能在深处击射出精液。

    “给宝宝吃!”

    苏羽棠被他弄的惯性一抖,让江睿爽上加爽。

    他脑袋埋在苏羽棠肩窝享受射精快感,不停低哼着,磁性的低哼声震颤着苏羽棠的心脏,结实的臂膀紧紧抱着她,他强健的身躯将苏羽棠娇躯包裹严实紧密,真就是密不可分之感。

    须臾,江睿神志清明,伸出舌头舔起苏羽棠脖颈,将她的汗液舔进口腔,就像小狗一样。

    “痒~,”苏羽棠的理智也开始回归。

    “宝宝好甜。”他的声音缱绻极了。

    她抿唇,眼眸半眯,被他舔的麻酥酥的,连带心脏都在发麻。

    “想把宝宝吃进肚子里。”他开起玩笑。

    “你变态啊!”她睁开双眼。

    江睿轻笑一声,“那宝宝把我吃进肚子里。”继续舔上她的脖颈,延伸到下颌。

    苏羽棠蹙眉,他说的都是些啥呀?“不吃,你的肉太硬了,咬……,”

    剩下的话被他的吻咬碎,两人偏头亲了近十分钟,亲的苏羽棠嘴巴都肿了,也在积极配合他,最后太累了,终是她要求结束了这场亲吻。

    江睿抽出又硬起来的鸡巴,“啵。”鸡巴有些意犹未尽地离开了暖穴。精液的味道四散开来。

    这时苏羽棠向窗外看去,下雪了,雪花飘落在落地窗上,接着就化成了一个小水珠,落地窗上已集结了不少水珠,密密麻麻的。

    是A市难得一见的雪景,还是初雪,让苏羽棠提高了兴奋值。

    她想起小时候爱看的偶像剧,唇角勾起,初雪的意义。

    挣脱江睿的怀抱,丝毫不管腿间外溢的粘稠物,撑着虚软的身子,向前跪爬了两步,双手撑在玻璃上,开心地向外看去,欣赏着窗外的雪景,

    雪应是刚下不久,除了有密密匝匝的白点,建筑物并没有积雪。

    已是深夜,窗外依旧灯火灿烂,而最高的大楼顶上一轮圆月轮廓,不是很明亮,却有存在感。

    江睿也跪直双腿,一步到达她身后,他喉结在她后脑处,整个人覆盖着她。单臂撑在玻璃上,大掌就在她的小手旁边紧挨着,一大一小,不和谐,但亲密。

    江睿微侧头,瞧她潮红的侧脸满是欣喜,“有时间陪你去长白山看雪。”他说的随意。

    苏羽棠撇嘴,“不要!”她并不喜欢大雪,会冷死个人。

    “不是爱看雪吗?”

    “太冷了。”她就是觉得这次的初雪很棒,棒到像是一种预示。

    江睿哼笑看向窗外,“还真是,过年让你出来放炮跟要你命似的。”江睿想起小时候几家人一起办宴时让她出房子的扭扭捏捏样。

    苏羽棠脑子里没有回想到小时候,而是回想起纳兰性德的一首诗,觉得特别符合她此刻的心境。

    她偏头,“江睿,”

    江睿转头对上她柔情的神色。

    “若似月轮终皎洁,”她说的很慢很轻,声音很甜。

    江睿黑眸转瞬亮了,心脏被她的温情裹挟,脸颊和耳朵刚褪下去的潮红,又悄悄浮现,不是情欲的红。

    紧盯着她可爱漂亮的小脸,片刻江睿等不到她的下半句,见她一直甜笑着不说,酒窝看着很是狡黠。

    “没了?”他挑眉。

    苏羽棠点头,“嗯。”

    江睿坏笑,“宝宝不说,老公说。”

    另一只手长指勾起她的下巴,和她眼神拉丝,“不辞冰雪为卿热。”

    此刻的江睿神态自信,说的张弛有度,声音低磁,他的装扮,他的长相,虽然口红已经蹭花,但依旧让他很具有魅力。

    “好听。”苏羽棠无意识被他的诱惑说出心里话。

    江睿深情款款,嘴角含笑,凑近她。

    “我爱你,苏羽棠。”

    “江睿,我爱你。”

    两人相视笑着。

    狐尾直立,狐耳摆动,兔耳翘起。

    *

    不多时后,苏羽棠让江睿在沙发上坐下,江睿拿掉狐尾听话坐下,她则窝坐在他怀里看起雪景来,鼻腔里虽然都是精液的味道,身上也是各种液体的黏糊劲,但她现在就是不想动,想和喜欢的人看会雪景。

    江睿抱着她,脑袋撑在她头顶,一手不自觉在她奶头上揉摸,另一只手摸着她小肚子上的软肉,舒坦惬意。

    两人此时全然忘记刚才的矛盾……

    ——————————————

    弄痛女宝的地方写的人烦死了,写了改,改了写!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