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苑(sp sm 黄暴 不平等h 调教 追妻) - 玉势耳光一边口交一边挨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是,奴婢知错。”

    “啪!”又是一下。他的鞭子有时打在阴蒂上,有时打进了花心,有时打在大腿内侧,疼的蕊儿面部扭曲,却不敢哭出声音,更不敢因为疼痛将腿闭上,手紧紧抓住自己的小腿往外掰,咬着牙承受着残酷的鞭穴。

    小穴已经肿了,大腿两侧也布满了红色,严少齐估摸着大约是打完数了,便停了下来。

    他又从刚才那个装鞭子的盒子里拿出一块玉势,怼在蕊儿的穴口上,然后插了进去。玉势不算大,但是蕊儿的小穴刚被打的红肿发热,进去一个冰冷的东西,她很难受,挤进去的时候,不断有着蕊儿的穴水往外流。

    “起来,跪下。”严少齐发出命令。

    蕊儿忍着玉势塞住小穴的不适和疼痛的私处,起身跪在严少齐面前。等待着他的下一个命令。

    “进来吧。”严少齐说到。

    蕊儿一下没反应过来王爷在说什么,接着,便是穿着一件单薄的长裙的商和曲从屏风后面走进来,也不知她是什么时候进的房间。

    蕊儿惊讶地瞪着商和曲,不知道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其实商和曲也很懵,她估摸着今夜王爷叫了蕊儿服侍,虽然娘子们也有当众受罚或者一起受罚的时候,但是王爷似乎也没有同时和两个人一起行房事的时候,想必不会再来为难自己,便早早地清洗摸上床了,早已清洗掉了自己的梳妆,打算舒舒服服地睡上一大觉。没想到刚躺下岳姑姑便来传话让她赶紧过去。

    “姑姑,可……可是,现在不正是蕊娘子在服侍吗?”

    “娘子啊,王爷的事哪是我这种奴婢能过问的,你就赶紧去吧,再摸索爷生气了又得挨罚。”

    来不及梳妆穿戴,商和曲便换了一件长裙跟着岳姑姑走了,出去的时候还望了一眼蕊儿的房间,她似乎是没有回来的。

    到了之后,姑姑便让她跪在严少齐房里的屏风后面等着王爷叫她。没想到,竟在这里听到了蕊儿被鞭打小穴的声音。被王爷叫进来之后,更是不敢和蕊儿对上眼神。

    “跪下。”严少齐冷冷地命令道。

    她便乖乖地跪在了他的面前,旁边是和她同样跪着的蕊儿。

    接着,便是狠狠一耳光扇在商和曲的右脸上,“欠教训的东西,本王一天不管教你,你就要上天了是吧?谁准你这样就来的。”

    商和曲脸被扇向一边,眼睛里含着眼泪委屈地说道:“王爷召得急,奴婢来不及梳洗打扮……”

    “啪!”左脸又挨了个耳光。

    “奴婢知错,求王爷责罚!”刚刚她忘了规矩,王爷训诫的时候,是不允许先解释的,必须先认错认罚。

    “跪趴好。你,把她的裙子掀起来,把她的内裤两侧卡在臀缝里。”

    “我…….我吗?”蕊儿已被眼前的情景搞得不知所措,只能照着王爷的意思做。

    然后,岳姑姑进来向蕊儿呈上了一块木质的板子。

    “你就跪在她后面,用这块儿板子打她的屁股。”

    蕊儿举起板子,往商和曲的臀尖上拍了一下。

    “用点力。”

    蕊儿只得听从,用板子用力地打商和曲。商和曲头面向地,痛的掉了几颗眼泪。严少齐便命令她把头抬起来看着他。

    接着,王爷便掏出了自己已经涨起的性器,怼在商和曲嘴前:“张开。”

    于是商和曲就这样呈着跪趴的姿势一边给王爷口交,屁股上一边被蕊儿打板子。“嘶。”这样的行为,商和曲便一控制不住,就用牙齿碰到了王爷的鸡吧。严少齐抽出鸡吧,她顺其自然地又挨了一巴掌。

    “如果再碰到一次,我今天就让你们俩一起光着身子扔到大街上去过夜。”

    说罢,又插进了商和曲的嘴里。果然是要算账了,表面上大发慈悲免去了晨昏定省果然是没好事。她有些吃不下了,屁股又在挨打,唯一能做的就是卖力地舔舐着吞吐着,希望王爷可以早点发泄出来放过自己。

    就这样吃了一会儿,严少齐一直没有射,却停了下来拔出鸡吧。他走到商和曲身后从蕊儿手里拿走板子,蕊儿识相地往旁边爬了几步。商和曲便被严少齐抓着内裤勒着自己的阴部朝屁股上打了两下,她的屁股早就已经整个呈着红色了。

    他把臀缝的内裤扯出来,然后一把扯掉,塞在了商和曲的嘴里,免得她又哭得叽里呱啦的。塞住嘴后,便从身后扶着鸡吧怼着商和曲的小穴塞了进去。

    他缓慢动作了几下,侧头对着蕊儿说:“还不快滚?”

    ———————————————

    蕊儿:好好好,我是你们play当中的一环是吧。

    商商:为什么受虐的总是我?我讨厌严少齐这个变态(╥﹏╥)

    角子:再忍忍小曲,俺在给你求珠珠赎身了,在求了在求了。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