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np) - 暗流涌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车祸的话题不了了之,我想了些别的问题问文颂:“我和家里关系怎么样?”

    文颂抿了口茶,思考道:“不远不近。”

    这回答有点抽象。

    “你能说具体点吗?”

    “你跟你哥关系一般,偶尔大小节日你会回去,一切都看心情。其实吧,我觉得你挺喜欢顾家的,但你哥是阻拦你回顾家的一大障碍。”

    我托着下巴思考,“我哥不喜欢我?”

    “我可没这么说。”文颂不会把话说得太死。

    不对啊,看母亲朋友圈里的照片,我哥不像是讨厌我的样子,难道是成年后闹矛盾了?

    我扶额叹气,心绪烦乱。

    “小姐,吃饭了。”

    “好的。”我起身走出茶室,快步跟上张姨,“张姨,以后叫我小木就行。”

    张姨脚步一顿,“好的,小……小木。”

    我放松地笑了,到餐厅落座。一股茉莉香混着烟草的味道袭来,我皱了皱鼻子,还没转身,一个吻落了下来。

    张姨有眼力见地走开了。

    我看清了眼前的人,是苏容兮。

    他怎么在家?

    我还没想明白,苏容兮的舌头舔了舔我的唇瓣,打算撬开我的牙齿。

    椰子味在口腔蔓延。

    我抬手推了一把苏容兮。苏容兮感受到了我的推拒,放开了我。

    “早,小雪空。”

    苏容兮舔舔嘴唇,露出一个阳光的笑容。

    “……”人长得好看就是任性,这么油腻的动作完全不油。

    我没再看他。

    文颂盛了两碗饭,一碗放到我面前。

    “谢谢。”我对文颂说到,转头又向苏容兮说,“以后不许再随便亲我了。”

    苏容兮眯了眯眼,不太高兴,没有回答,径直去厨房盛饭。

    “呵。”

    “你笑什么?”我生气地看着文颂。

    “他好像不相信你失忆了。”文颂随意说了一句。

    “蛤?你怎么看出来的?”我狐疑。

    “我们都是你男人,相处久了,一点小动作就能知道憋着什么坏水了。”

    “你们……”我脑筋转了个弯,夹虾给文颂,假装不经意提起,“我是研究生毕业之后遇见的你,这样算下来我们认识有两年了吧。那我是什么时候认识苏容兮的?”

    “你自己问他不就得了。”

    文颂抬筷吃饭,不再说话。

    我左手握着拳头,向着他那边的空气挥了几拳。

    “只要是问我的,我一定知无不言。”

    苏容兮不知什么时候端着碗坐到了我的右边。

    我公式化地给苏容兮夹了一块红烧肉,笑到:“吃完饭再说。”

    一顿饭,我余光不知瞥了多少次左边和右边。

    唉,男人多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我在心里盘算着住在这栋别墅里的人,姜代、苏容兮、文颂、方应钟和叶观南。一共五个男人,我都说过话了。

    我咬着筷子想着以前的我是以一个什么样的心态收了这么多男人,还让他们住在同一屋檐下。

    可能是我脑补得有些夸张,文颂和苏容兮都注意到了我脸上精彩纷呈的表情变化,一齐朝我看过来。

    “……”我被盯着发怵,给他们一人夹了一片土豆以表“爱心”。

    “最近你的小心思变多了。”

    文颂咬了一口土豆片,意味深长地看我。

    “哪有。”我干笑了两声。

    “心思多了更可爱。”苏容兮眼角含着笑意,也夹了一块土豆作为回礼。

    “你知道她上一次心眼子多的时候干了什么吗。”文颂优雅地拿了张纸擦嘴,看向苏容兮。

    心思和心眼子有什么关系,我用眼神向文颂表达他歪曲定义的不满。

    “哦,干了什么?”

    苏容兮倒是好奇,之前文颂一直表现得心胸宽广,雪空想怎么样他就怎么做。但自从雪空说自己失忆之后,他能感觉出来大家都变了很多。

    “跑到了意大利。”文颂言简意赅。

    苏容兮倒是明白了,但我还在发懵。

    “去意大利干什么?”

    文颂站起身,揉了一下我的头发,“下午我要去出版社,不要乱跑,好好待在家里。”

    我揪着他的衣服不让他走,“你话还没说完!”

    “小雪空感兴趣的话,我可以告诉你。”苏容兮见不惯木雪空对文颂的依赖。

    我转头,见苏容兮虽面色含着笑意,眼睛早就盯着我攥着文颂的衣角的手发冷。

    我虽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对彼此有这么大敌意,但还是放开了手,明哲保身。

    “也行。”我又绽开标准化的笑容,今天真的,脸都要笑僵了。

    文颂无语,一扫身上懒散的气息,离开了餐厅。

    我望着文颂的背影,担心自己到时候还要哄他。我深觉自己没什么哄人的天赋,反而会令他更加火大。

    “看够了吗,人都消失得没影了。”

    我收回视线,起身整理碗筷。苏容兮像是没想到我的动作,一时愣怔。

    我利落地将餐桌收拾干净,然后进厨房把碗筷放入洗碗机。

    “你……真失忆了?”苏容兮跟在我身后,半天才憋出这一句。

    “对啊,我不早和你说了。”我实在不解,这些人每次看自己做家务就一脸惊讶的样子,我以前真的有那么懒吗?!

    苏容兮抱臂沉思,他终于知道那些狗男人打的什么主意了。

    “你还想听,意大利的故事吗?”

    “和你有关?”我也猜出来了这段经历和谁有关。

    苏容兮点头。

    反正下午也没什么事,我秉持着不听白不听的原则,坐到客厅沙发上,洗耳恭听。

    “我们去茶室吧。”苏容兮拿着瓜子走过来。

    “刚吃完午饭就喝茶,不好吧。”

    “你刚刚给文颂泡了茶,我也要。”

    “……”我震惊,这都要争?

    “要不我们先去花园里逛逛,消消食,再去茶室喝茶。”我想了个折中的办法。

    “好吧。”

    外面日头正盛,我撑了把太阳伞,坐在喷泉池旁边,一时后悔刚刚说的话。

    苏容兮用他的无情铁手折了一朵黄色月季,

    “这里的花,都是你种的。”

    “不是有园丁吗?我之前还见过。”

    “方应钟找的,因为你种下后就不管了。”

    我又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苏容兮把花拿近了点,我辨认出品种,“诗人的妻子。”

    苏容兮挑眉,“还挺好听的。”

    在花园游荡了一会儿,苏容兮怀里的月季快抱不住了。

    不能再让他辣手摧花了。

    “我们去茶室吧。”

    苏容兮挑眉,走回客厅,把手里的月季都给了张姨,只留下刚开始摘的“诗人的妻子”。

    茶室为了通透两面做了玻璃墙,虽有竹帘挡住一部分视线,但站在某些角度,能看见月季园。

    我想到苏容兮说我给文颂泡茶的事,难道他在那里看见的?

    苏容兮将月季插进一个石榴形状的陶瓷花瓶里,又拿了一个四格坚果盘,里面是瓜子花生碧根果等,八卦的标配。

    “……”准备得还真齐全,“你要不再点个香?”

    “有吗?”

    “算了算了。”我是怕了,直接问,“你喝大红袍吗?”

    “喝。”

    苏容兮一脸兴奋地坐下。

    用热水温茶具,然后将大红袍放进盖碗里,上下摇一摇,掀盖,闻香。

    苏容兮手撑着下巴,表情温柔。

    我以为他也要闻,把碗伸过去,“要闻吗?”

    苏容兮笑着摇头,“我不懂茶文化,但每每看你泡茶,都是一种享受。”

    “我也算门外汉啦,泡茶享受的是自己,没有那么多规矩的。”对于他的夸赞,我十分受用,但还是谦虚到。

    泡上大红袍,即刻便可出汤。倒入公道杯后,又将茶倒进茶杯中。

    我将茶递给苏容兮,“尝尝,小心烫。”

    苏容兮抿了一口,评价到:“甘爽顺滑,我还以为会很醇厚呢。”

    “你说的那是黑茶,下次泡给你喝。”我自己也小抿了一口,“所以现在,有心情说关于我们的事情了吗?”

    苏容兮放下茶杯,“可以。”

    =====

    猜猜谁喜欢喝黑茶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