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np) - 顾家养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奶奶离开她的时候,木雪空十叁岁。

    病房里很安静,安静到木雪空只能听见自己耳朵中的嗡鸣声。

    “你就是木雪空吧?”

    一道柔婉的声音响起,止住耳鸣。

    木雪空木然地抬头。

    柔嘉维则,是木雪空对顾母的第一印象。

    顾母温柔可亲,在她最无助的时候给予力量;办事妥帖,奶奶的葬礼由顾母一手操办,没有大张旗鼓,更没有草草了事;尊重有礼,墓地因遗信中嘱咐,特意选在她的儿子和儿媳旁边。

    在奶奶、爸爸和妈妈的墓前,顾母对木雪空说:“我们想收养你。”

    木雪空的爸爸妈妈工作特殊,在一次秘密行动中双双身亡。

    而那一次秘密行动,就是为了保护顾父,和他一定要带回国的研究成果。

    那份成果,打造了如今的江北集团,更拯救了许多人。

    这些都是奶奶在信中说的。

    “其实你的外公是我公公的老战友,他听说我们要收养你,也很高兴,想早点见到你呢。”

    顾母揽过木雪空的肩,神情郑重,“姐、哥、阿婆,我会照顾好小雪,顾家会把她保护得很好,请你们放心把她交给我。”

    说完,顾母给叁块墓碑一一鞠躬。

    离开墓园,木雪空回了家,她站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忽然希望有个人叫她。

    “小雪。”

    顾母从屋外进门,“收养手续马上办完,过几天你就可以和我一起去安城,转学手续也会跟上。”

    “转学?”木雪空没有焦点的眼睛一下子聚光。

    “放心,转去的学校是安城最好的中学。要是你害怕跟不上学习进度,我也给你找好了补课老师。”

    “谢谢。”木雪空顿住,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称呼眼前的女人。

    “不用勉强自己,叫我柳阿姨就好。”

    “谢谢您,柳阿姨。”

    顾母抚摸着木雪空的头,笑意温柔。

    木雪空又在顺定待了两天,办完相关手续,收拾好行李后便和顾母一起,离开了养育她十叁年的小镇。

    当车开进一个巨大庄园的时候,木雪空心里满是惶恐。

    一下车,就有保姆上前拿行李,连木雪空身上的书包都被褪下。

    顾母上前牵住她的手,“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你顾叔叔还在忙,晚上你就能见到他了。

    你还有个哥哥,他知道我们要收养你,问了好几次你到家的时间呢。这不,订好了后天的机票,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接他给他个惊喜如何?”

    木雪空点头,“好。哥哥叫什么?”

    “辞愁,是告别忧愁,平安喜乐的意思。”

    木雪空在心里重复这个名字,“辞愁,顾辞愁。”

    晚上,木雪空在餐厅见到顾父。他气质温润,五官深邃却不凌厉。与柳阿姨坐一起,气场气质都十分般配。

    “你就是小雪?”

    木雪空点头,管家拉开椅子,木雪空入座。

    “正好明天周末,我们一起去爷爷家,他们日夜盼着你呢。”

    “好的。”

    一餐吃完,木雪空告别长辈,回了房间。

    顾母给她准备的房间在二楼南侧,窗外是一片湖,她白天还看到几只天鹅在湖上游水。

    木雪空躺在床上,望向天花板。

    这个房间太大太空,她就像一只猫,到新环境产生些许应激,不安搅动着她的心绪。

    木雪空一遍又一遍拂去泪水,咬着手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

    木雪空看见顾爷爷住的府园,才深知自己的想象力局限,朱红色的大门看着就十分气派,门口还有两头镇守的石狮。

    一进门,管家出来迎接,带着他们去赏春亭。

    走过连廊的时候,迎面走来好几个气质温润的男生。木雪空疑惑,看了他们好几眼。

    “那些都是你奶奶的学生。”顾母注意到木雪空的视线,解释道。

    木雪空收回眼神,微微点头。

    男学生们对着顾父顾母礼貌行鞠躬礼,顾父顾母回了他们。

    木雪空眼疾手快,跟着鞠躬。

    小小的插曲过后,木雪空见到了顾爷爷。他正在亭子里和顾奶奶下象棋。

    “爸,外面天热,下象棋哪下不好,非得在这?”

    “这叫情调。”

    “您这汗水哗哗流,还情调呢!”顾父可是一点面子都没给顾爷爷留。

    木雪空见他们父子之间的相处,不似她想象的死板。

    随和、温良,好像是顾家的家风。

    “哎呦,我早就想回屋内去了,你爸非得拉着我在这。”

    顾奶奶抱怨道,手上还拿着一个小风扇。她转头,瞧见木雪空。

    “这是木家的女儿吧,长得真水灵,这脸一看就是有福气的。”

    “奶奶好。”木雪空局促起来。

    顾奶奶走上前摸着木雪空的头发,眼里满是开心,“哎呦,真可爱。我一直想有个孙女,如今真的实现了。这儿热,走,我们进屋说话。”

    五人一齐进屋,厨师早就准备好糕点和水果,由管家摆上茶桌。

    “小雪马上要读初叁了吧,选的什么学校。”爷爷率先开口。

    “育才中学,那边师资力量都不错。我还给雪儿请了家教,一定不会让她跟不上学校的进度。”顾母开口,一切都是她操办,自然事事上心。

    “嗯,你办事,我放心。”爷爷赞许道,“小辞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的航班,到时候我和雪儿去接他。”

    “好,他这次待多久?”

    “说是待到假期结束。”

    叁人在爷爷家吃完午饭就打算回家,奶奶握着木雪空的手,十分不舍,“在这睡一晚吧,我叫人把房间收拾好了。”

    顾母怕木雪空还未适应新环境,连着宿陌生的地方会不安,于是道:“妈,雪儿说到底还是个孩子,她奶奶刚走不久,这几天我想多陪陪她。

    而且,小辞这次回来这么久,过一段时间,我让他和雪儿一起在您这住半月,陪您二老享天伦之乐。”

    顾奶奶点头,“是我考虑不周。天星,将我放在纳福阁进门左手柜子顶层的首饰盒拿来。”

    名唤天星的小姐姐转身去拿东西。

    一盒大漆螺钿叁层首饰盒放到木雪空的手里。

    “这个盒子和里面的首饰都是送给你的,我挑了好久,希望你不要嫌弃我这老太太的眼光噢。”

    “谢谢奶奶,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木雪空捧着沉甸甸的盒子,仿佛有千斤重。

    “你以后就是顾家的人,我的孙女。不论多好的东西,都配得上你。”

    “谢谢奶奶。”如果再推辞,那就是表明自己配不上。

    顾家不会喜欢一个贬低自己的人。

    木雪空收下了这份礼物。

    ——

    2000.3.19木雪空出生,女鹅上学时间比一般人早,05年就上小学了。

    失忆时间线在2026年

    在顺定(虚构)初中读书时有难过的事情(以后会记起),木雪空才对转学这么敏感,阴差阳错,收养和转学相当于救了她。

    *鞠躬礼可参照《觉醒年代》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